秋河震惊了。

    他知道楚青舟仙力不弱,很可能是个隐藏高手,自上次云华居一事后,他在心里揣摩过千百回,给自己打过不少准备,可没想到楚青舟强到这等地步。

    要知道司监寺的一砖一瓦皆是由天帝命人挑选最强的法宝搭建而成。

    寻常小仙无法动摇分毫,哪怕是他拼尽全身仙力,都未必见得能在纱帘上留下痕迹。

    楚青舟实在太强了。

    秋河望向他的目光里多了些敬畏,不能惹,自己与楚青舟完全不在一个仙力上,不招惹为妙。

    “说说看。”楚青舟修长的手指顺着剑身一寸寸拂过,“让我听听你还能怎么编。”

    “仙君大可放心,我虽是小仙,但从不骗人。”抒柳仙人听见他这么说,似松了口气,反过来想稳住他,“我方才说的都是真的,抹去记忆这种事关生命安危的大事,若你不肯配合,谁也没法强求。”

    “哦?”楚青舟挑眉,“还有吗?”

    “记忆是人较为重要的一部分,我当时问过你为什么这么做,你说,”抒柳仙人停顿了下,从动作来看,大概是将目光放到楚青舟的身后,楚青舟顺势偏头,便看见了面无表情的傅无闻,他心情顿时不太好起来,甚至有些想让抒柳仙人就此闭嘴,他忽然不想知道了。

    抒柳仙人察觉不到他的情绪,无比顺从,跟前面不肯说的人不是他一样:“你说,只要你能忘记傅无闻,失去什么都没关系。云华仙君,你身为仙人,应该知道我说的抹平记忆一事是真是假。”

    楚青舟当然知道,哪怕他是穿书进来的,也看过仙侠文的设定,正因为知道才觉得心情很坏,隐约有种想发脾气的冲动,此刻的他压根不敢回头看傅无闻。

    陪心爱人查失去记忆的事,查出了这么个结果,是他得肝肠寸断。

    虽然此时他的感受也没好到哪里去,一想到傅无闻黯然神伤,他的心就跟着疼起来,疼痛随着他心疼傅无闻有加重的趋势。

    “没人证明你说的真假,只有你知道真相,想怎么说怎么编都由你,能信?”傅无闻冷声道,从语气来听,这人极为冷静,冷静的有些不像话。

    “云华仙君已经默认记忆不经过本人同意,不得抹去,尊主何故这般执着?”抒柳仙人轻轻叹了口气,语气里满是惋惜,“我知尊主对仙君有三世所求之情,缘分使然,这第三世尊主夙愿得偿,为什么非要追究个透彻呢?”

    傅无闻皱了下眉,抬眸厉色看向中堂内:“这不是你们抹去他记忆的理由。”

    “尊主还真是执着。”抒柳仙人笑了声,“看在尊主痴情多年的份上,我送尊主一份薄礼,也让尊主相信我是真不说假话之人。”

    中堂内飞出两个巴掌大的小盒子,一个径直飞入傅无闻手中,另一个则半路转弯落进楚青舟的手里:“这是小仙送给仙君的,二位想如何看,端看二人自己的意思,小仙能做的只有这些。”

    “将我的记忆还给我。”楚青舟忽然出声,语气平静,院子四周如寒冬般冷了下来。

    抒柳仙人没说话,也没动,像是沉思,又像是被楚青舟气势镇住,半晌才道:“话都说到这份上,仙君还是执意要回自己的记忆?”

    “那是我的东西。”楚青舟掷地有声道,“无论如何,我都要拿回来。”

    “恕小仙直言,解除之法并不在司监寺。”抒柳仙人见安抚不住楚青舟,索性祸水东引,“与仙君有关的东西皆有天帝亲自保管,小仙只管担着个虚名。”

    事情大概大条了,楚青舟想,他的东西都在天帝那。

    他的东西,除封印解法还有什么?

 

穿成魔尊心尖宠[穿书]: 26.祸水东引。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