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舞辻富江[综鬼灭之刃]  作者:海忱鬼
    然而富江毕竟是个大活人,田中就算每次都以‘回房间吃饭’或者偷偷把部分食物带回去,也难免被觉察到怪异之处。

    即便他再怎么想把富江珍藏起来——重点是‘藏’——却还是被抓住了马脚。

    藤之家的负责人一直都是将鬼杀队的剑士们礼为上宾的,也并不计较田中偷偷带了一个人回来,反而是十分友善地提出要不要为富江单独准备一个房间。

    “毕竟让这么美丽的一位小姐一直……”老婆婆顿了顿,继续微笑道:“也不太合适呀。”

    田中有点烦躁地挠了挠头,张了张嘴想要辩解,但最后也只是颓然地垂下头,尴尬地笑道:“不好意思。”

    “没事,举手之劳啦,您不是也说这位小姐是火灾的受害者吗?对于您这种做好事的人,一直都是抱有敬意的。”老婆婆的姿态依旧十分端庄优雅,面上也带着和善的微笑。

    田中好像就没有见到她变过表情,心中不安的心情也因为这份安抚而感到平和了许多。富江倒是对此不可置否,对于这种老婆婆更是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哪怕现在决定她能否留下的选择权是掌握在身为主人家的老婆婆手上。

    田中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态——也许他心知肚明却不愿意面对,对外的说辞并没有说明富江其实是那家的夫人。

    “更何况,能不受紫藤花的影响进来的都是人类不是吗?既然不是鬼,那大家就都是同伴呀。”老婆婆笑着说。

    富江瞥了一眼,仍然没有开口讲话,心中反倒是对此嗤之以鼻了,她对于自己是怎样的存在再清楚不过了,虽然并不是他们所说的鬼,但也绝不是普通的人类,而是一个更恐怖的怪物。

    鬼……是鬼舞辻无惨那种的吗?虽然鬼舞辻无惨之前一直都伪装的很好,只有在最后杀她的时候露出了利爪,但富江也对鬼有了大致的了解了。

    无论是绘水户还是无惨,在鬼化的时候都有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红色竖瞳和尖锐利爪,力气很大,大概还晒不了阳光——鉴于在她和无惨结婚的那段日子,无惨每次白天都十分坚决的要当一个家里蹲,无论她怎么请求都不愿意跟她一起出行。

    想到这里,富江又产生了浓浓的优越感。

    她可一点也不在意变成了鬼后会不会变强,又会不会有什么特殊能力……女孩子的话,还是娇滴滴的更惹人怜爱吧?她才不想变得像他们一样丑陋呢,那种外表特征看起来像野兽一样,真可怕呀。

    她以前倒是也见过鬼,不过和这边的并不相似……富江回忆了一下,厌恶地皱了皱眉。

    虽然长得有些过分丑陋,但拜咏公卿对她可是真的好——反正所有人在富江的眼里都是丑的,这倒也不算是什么大缺点了。

    “川上小姐,川上小姐?”村田的手在富江的面前晃了晃。

    他也是真的没想到自己那个看起来十分耿直、有些愣头愣脑的朋友居然偷偷在房间里藏了个大美女,在发现的时候整个人都震惊了。

    “嗯?”富江漫不经心地答道。

    “那之后您是打算怎么办?”他问,尽管是在问富江,眼睛却是看着田中的,这也算是警醒他了:“毕竟我们鬼杀队队士全年都要出任务,很危险的,万一连累到川上小姐怎么办?”

    田中也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他知道在富江完成财产交接后,有了那些钱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过的很好,更何况以她的美貌想要再嫁也是十分轻松的事情,没有人能够抗拒她的请求。

    可已经被富江魅惑了的人怎么会心甘情愿的选择放手呢?

    “富江一个弱女子孤身在外容易被欺凌……”田中犹豫道。

    “田中!”村田厉声道,表情再没有刚刚的轻松,而是变得十分严肃。

    眼下这种气氛已经到了冰点,就算富江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当然,前提是物质享受必须足够优良——此时此刻也明白眼下两个人在为了她而争吵了。

    这不仅不会让她觉得苦恼,反而助长了她的虚荣心,如果是以前,富江大概会以傲慢的姿态旁观,但眼下她还有更在意的事情。

    “鬼杀队……你们的组织是以杀掉鬼为己任吗?”富江问道。

    村田的严厉并不是针对富江,对于当着她的面这样直白的说也觉得很不好意思,反正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并不隐秘,便颔首:“是的……您可能并不相信,但这个世界上的确是有食人的恶鬼存在的。”

    富江状似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歪头道:“我并没有不相信呀?我倒是还想拜托你们一件事呢……”

    “我的丈夫月彦他……”

    “丈夫?!”村田一脸震惊地看着她,下意识地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尽管富江被打断了发言有点不开心,但还是点了点头:“有什么问题吗?”

    村田斜睨了一眼心虚的田中,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不,没有什么问题,请您继续讲吧。”看来这个田中是真的栽了……村田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的丈夫月彦好像被人替换了,我家中的宅邸就是那人临走前烧的,满屋的佣人无一幸存。”富江故作难过地说,还假惺惺地抬手擦了擦眼角,尽管她完全没觉得那些佣人的生命有多可贵。

    反倒是旁听者倒吸了一口气。

    “鬼舞辻无惨临走前甚至还带走了我们唯一的女儿……”富江想到这里,脸色也变得十分阴郁,却并不是因为被带走的绘水户,而是因为自己受到的那种待遇。

    可恶,同样是被称呼为‘鬼’的存在,拜咏公卿就会一如既往的宠爱她,鬼舞辻这个家伙真是让人火大,富江大概这辈子都忘不掉这份仇恨了。

    两人却突然愣住了。

    “节哀顺变……等等,”村田的嘴角抽了抽,觉得今天一天之内接收到的信息量远远超过了自己所能承受的范围,嘴都快要合不上了:“你说……鬼舞辻无惨?!”

    富江自己是没觉得鬼舞辻无惨这个名字有多特别的,但看他们的反应,他似乎还挺有名的?这也正好方便她复仇。

    她点了点头:“是的,这似乎是我丈夫的原名,请问怎么了吗?”

    “怎么了……问题很大啊!”村田一脸崩溃,只恨不得立刻就找到自己的小乌鸦联系鬼杀队总部。

    田中倒是想到了更多,他第一次见到富江的场面可并不美好,他清楚的记得少女身体残破、无助地被火焰包围的模样,现在想来罪魁祸首就是鬼舞辻无惨了。

    连你也想要把富江从我身边夺走吗?不允许,不允许……

    他不自觉地开始磨牙,紧紧握着的拳头让手心都产生了强烈的痛感。

    “啊啊,总之,川上小姐,请问您可以到我们鬼杀队暂时做客一段时间吗?”村田问。

    富江勾了勾唇角,欣然应道:“当然没问题啦,我还要感谢你们出手搭救呢……你们会帮我找到我的……前任丈夫的吧?我至少要把我可怜的女儿绘水户带回来才行呀……”

    村田的神情变得有些恍惚,下意识地应答道:“您的愿望我一定会尽全力达成。”

    田中并未插话,而是神色阴郁地看着在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计划通。富江愉快地想。

    等找到鬼舞辻无惨之后,她一定要用最残酷的方式报复他。

    ……作为回礼。

 

鬼舞辻富江[综鬼灭之刃]: 7.7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