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重生了  作者:太空无星
    蒋舒懿为了竞赛也准备了有一段时间,不过在考试的时候,考场里遇到了突发状况。

    坐在她后面的男生和左边的男生被考官怀疑作弊,被检查了很久。

    好在只被影响了一小下,蒋舒懿依旧专心的做题,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她右边和右上方的同学也被考官检查了,这次查到了传小纸条,直接被带出了考场。

    看着那两个空着的座位,蒋舒懿默默地想,希望前面的同学接下来可以好好考试。

    她对这场考试还是很有把握的,很快就做完了题目,交上试卷后她就出了考场。

    在考场外面,爸妈还有姐姐都在等她,星星哥哥也在!

    “小懿!”蒋沛慈小跑向她,喊着她的名字。

    蒋舒懿轻轻皱眉,伸出手扶住了跑过来的蒋沛慈,她无奈地说道:“姐姐,你慢一点。”

    唉,姐姐这个暑假就要准备手术了,还总是不注意,看来她要时刻关注姐姐才行。

    蒋沛慈抿嘴轻笑,摸了摸她的头,“小懿在姐姐还有爸爸妈妈心里都超厉害。”

    “啊?”蒋舒懿听到这话,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耳朵,姐姐干嘛突然夸她!

    楚星移看到她也很激动,但是因为舒崽的父母都还在这里,他将自己的情绪收敛了起来。

    “舒崽。”楚星移走上前,那双漂亮的眼睛里藏着喜欢。

    “星星哥哥,你怎么也来了呀。”蒋舒懿对于自己脱口而出的‘星星哥哥’有些感叹。

    从小到大都已经成了习惯了,唉,不知道星星哥哥在想什么,这么喊星星哥哥就很亲切啊,现在居然不让她这么喊,平常她都很少直接喊星星哥哥的名字,因为感觉会很生疏。

    楚星移又听见了熟悉的称呼,他心里都是软软的,“舒崽我来等你的,累不累?”说着他把手上的巧克力递给蒋舒懿,他的舒崽一直没变,还是喜欢吃巧克力。

    蒋舒懿笑眯眯的接过巧克力,“谢谢,我就坐在座位上写试卷,怎么会累。”

    “走吧小懿。”兰佩舒和蒋悦招呼蒋舒懿蒋沛慈回家。

    蒋舒懿看向她旁边的蒋舒懿,想拉着她离开,却发现她正看向另一个方向出神,“姐姐?”

    她顺着蒋沛慈的目光看去,是考试时坐在她前面的男生。

    那个男生也看到了蒋乘帆,还对她点头示意,蒋乘帆也礼貌的对他点头。

    蒋沛慈突然转过头盯着蒋舒懿,很激动的说:“小懿,你认识顾凌吗?”

    楚星移不开心了,是很不开心,“舒崽,你和那个男生很熟吗?”

    面对这两人的质问,蒋舒懿很疑惑,看姐姐的样子像是认识那个男生,他叫顾凌?

    可是这两年她一直都和姐姐形影不离的,也没见过姐姐和哪个男生有接触,她可以保证这是第一次见到顾凌。

    难道是姐姐回国前认识的人?

    “他只是考试坐我在我前面,我们一句话也没说过。”

    楚星移稍微松了口气,就是考试坐在舒崽前面而已,心里又有些惆怅,如果可以和舒崽一起参加比赛就好了。

    蒋沛慈听到她的回答,呆愣的又转头看向顾凌,两人对视了。

    那双清亮的眼睛像是一面轮回境,把前世的事情塞进了她的大脑,如果不是顾凌,她的父母奶奶不会死,她也不会死。

    可是,不怪顾凌啊,他甚至还救过她。

    怪她,一切都怪她自己不要脸的纠缠和对许茹雪的恶毒陷害。

    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

    “姐姐?”蒋舒懿察觉到蒋沛慈状态很不对劲,兰佩舒和蒋悦也上前询问。

    脑子里嗡嗡作响,而蒋舒懿的声音穿过脑子里的嘈杂声进入了她的心里。

    蒋沛慈看向蒋舒懿,她想,还好,小懿一直没有抛弃她。

    蒋沛慈晕倒了,蒋悦和兰佩舒赶紧抱着她去医院,而蒋舒懿直接拉着楚星移跟上。

    顾凌站在原地皱眉,那个晕倒的女生见过他吗?为什么会用一种很奇怪很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

    他记得考试坐在他后面的那个女生,叫蒋乘帆,交卷时他无意看到了她的试卷,或许他们决赛时还能再见面。

    此时蒋舒懿正坐在医院的凳子上,低着头整个人看起来低落极了。

    怎么会这样,姐姐来等她考试,居然病倒了。

    “舒崽....”楚星移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是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想安抚她心里的焦急。

    “姐姐今年暑假就要做手术了,做手术前不能再受刺激晕倒,否则会影响手术的成功率。”此时蒋舒懿的抬起头,她的眼眶微红,“本来手术成功的概率就只有百分之五十。”

    特别这次姐姐还是来等她考试,是不是因为等的太久了,所以才晕倒的?她当时如果写快一些就好了。

    楚星移坐在她的身边,看着她懊恼的模样,心里也难受,“舒崽,她肯定不会有事的。”

    他知道蒋沛慈是一定不会死的。

    他曾不断梦见令人讨厌的蒋沛慈处处欺负舒崽,还梦见他的爸妈出国,而他留在舒崽家,最后却坠机而亡,在梦中,蒋沛慈这个祸害做完手术后依旧活蹦乱跳。

    现在他已经长大了,懂的更多,做的那些梦也越来越清晰频繁,他有一种直觉,那些梦可能不仅仅只是潜意识的体现,而是真的现实。

    他曾隐晦的验证过梦中发生的事情,发现很多事情真的会发生,除了蒋沛慈,很多人都没有变,但现实生活里蒋沛慈并没有像梦中那样欺负舒崽。

    或许是上辈子的事情吧,否则他也很难解释,为什么第一眼看到蒋沛慈就十分的讨厌她。

    蒋舒懿抿着唇,心里还是很不好受,但是楚星移的安慰,还是让她没有那么慌乱了。

    过了一会儿,蒋悦和兰佩舒都出来了,从他们的表情来看,情况应该还算好。

    “爸爸妈妈,姐姐怎么样了?”蒋舒懿立刻起身去询问。

    “姐姐情况已经稳定了,等下就可以醒来了。”兰佩舒心疼碰了碰女儿通红的眼睛,妹妹这么关心姐姐,他们也欣慰。

    蒋舒懿松了口气,但随后低着头闷闷的说:“妈妈,是不是等我等的太累了。”

    “当然不是,就像小懿说的,坐着怎么可能会累呀,姐姐可能是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才会生病的。”兰佩舒摸着蒋舒懿的头温柔的说道。

    蒋舒懿皱眉,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是那个男生的原因吗?

    顾凌,现在回忆起来,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似乎以前在哪里听过。

    念多了几遍,蒋舒懿突然记起来,她在姐姐做噩梦的时候听过,每次姐姐喊这个名字都会不停地流眼泪。

    或许等姐姐醒来,可以问一问姐姐这个顾凌的事情。

    楚星移听到她低声喊着那个男生的名字,心里有些发酸,舒崽没有和那个男生说过一句话,但是现在居然念叨着那个男生的名字。

    或许等舒崽没那么难过了,可以问问这个顾凌的事情。

    .....

    蒋沛慈醒了,入眼的是医院雪白的天花板,还有正在一旁看书的蒋舒懿。

    “小懿....”

    蒋舒懿听到这声微弱的喊声,她立刻放下书,“姐姐,你等下我,我去叫爸爸妈妈还有医生来。”

    蒋沛慈看着蒋舒懿的背影忍不住动了动手指。

    她全身都很无力,心痛的感觉很难受,每次她病发都是一种折磨。

    前世的手术成功了,她活了下来并且和正常人一样,而身体好了的她,比之前更为骄纵任性,甚至是恶毒。

    她的脑中浮现出昏迷前少年那双漂亮的眼睛,顾凌总是这么耀眼。

    与其说是他耀眼,不如说是她爱惨了他,就算她重活一世,也能快速的从普罗大众中第一眼认出他,即使现在的他才只有四年级。

    前世他们是在大学相遇,现在却提前那么多年见面了,想到这里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果然前世作恶多端,所以怎么费尽手段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吗?现在她不作恶,反而将人推至她的面前。

    她厌恶前世的自己,也替前世的自己可悲,但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只能怨自己,怨不得别人。

    “姐姐!”

    蒋舒懿的声音把她拉回了现实,突然想起了前世小懿在自己墓前说的那些话,她又一次忍不住落泪,只有小懿没有恨她,只有被她害死的父母和奶奶没有抛弃她。

    “小懿....”

    “姐姐,是不是很疼?别哭。”医生在一旁给蒋沛慈做检查,而蒋舒懿慌张又焦急的柔声安慰着蒋沛慈。

    “小懿....对不起。”

    面对着这个场景,蒋舒懿莫名想起两年前的事情,那个时候姐姐对她大吼后生病进了医院,醒来也是哭着喊她的名字,不停地对她说对不起。

    而且,从那以后,她总是会梦见一些片段,虽然醒来后就会忘记大半部分,但那块刻着“吾姐蒋沛慈”的墓碑,以及那个女人说的话,她一直都记得。

    姐姐也是从那一次起,变得不再像姐姐了,应该说和以前的姐姐完全不一样了。

    比如说被姐姐认为以后是好人的纪齐,还有那个她之前从未见过的顾凌。

    “姐姐,别去想不开心的事情了。”

    她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巧克力,这还是星星哥哥给她的。

    “姐姐,等你回家了才能吃巧克力喔。”

    蒋沛慈眼泪掉的更凶了,但是她忍住哽咽声点头,“好。”

    蒋舒懿站在病床边,轻握着蒋沛慈的手,姐姐永远都会是她的姐姐,不管如何,永远都会是她在这世上最亲的人。

 

我的姐姐重生了: 19.或许是上辈子的事情吧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