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种田日常  作者:官九
    随着六壬村建设地推进,扶婉又快穷了,她正琢磨着卖点什么好。

    裴夏就说了:“卖油吧,虽然水组才学了十来天,但是基本上是可以提取豆油了,练习品也有个几十斤豆油。”

    就这几十斤豆油,水组人都要累傻了。

    扶婉舍不得:“这样吧,让土组去城里买材料的时候,带些瓷器去卖,至于价格……裴师姐你看着定,不要太低了,以后咱们是要走高端路线的。”

    路白衣拿着一个环状灵器走出来,坐在她俩对面:“你要的特制兽圈。”

    裴夏看了她一眼,还是不敢相信路家大小姐就这么留下来了:“我知道了。”

    “白衣你真是太棒了!”

    不愧是路家的炼器天才,这才三天就做好了。

    扶婉美滋滋拿过来看了看,发现她什么都看不出来,甚至不知道要怎么使用。

    裴夏沉默一秒:“灵器,非修炼之人不能使用。”

    路白衣一愣,问:“你没有修炼吗?那你是如何和灵兽签订契约的?”

    所以签订契约也得修炼咯。扶婉叹了口气:“大选还是快些吧,我这样感觉什么都做不了。”

    裴夏安慰道:“只有两个月了,别急,很快就过去了。”

    扶婉倒也没觉得很沮丧,没记错的话原主是可以修炼的,不然也不会处心积虑要抢扶越的修炼资源了,就是不知道她天赋好不好。

    门外传来敲门声,是土组组长刘坎。

    “小小姐,二公子来了。”

    路白衣留在这里的事情扶婉没瞒着,恰好土组每日都会去间州选购建材,就让他们给扶玉泽带了口信过去,顺便让扶玉泽帮她打听有没有小鸡小鸭买。

    没想到他竟是亲自来了。

    扶婉和裴夏一致看向路白衣,看得小姑娘耳朵通红,窘迫地低垂着头。

    “你要跟我们一起去见见他嘛?”扶婉贼兮兮道。

    路白衣慌忙摇头:“没什么好见的,婉婉你和裴师姐一起去吧。”

    咦,难道扶玉泽还是单相思?扶婉看着路白衣匆忙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裴夏用肩膀撞了撞她:“走呗,二公子还等着呢。”

    “裴师姐,你先把这个兽圈给唐僧戴上吧。”

    每次叫出唐僧这个名字,扶婉都觉得很出戏,但是自打陈婶儿听错之后,全村都知道她有一个叫唐僧的灵宠了。

    而裴夏那天听了一耳朵,不久后驻地也全都知道小鸡定名叫唐僧了。

    扶婉只好被迫接受这个名字的,好在叫多了也习惯了。

    一到驻地,扶婉就看见遍地跑的小鸡仔和鸭仔,还有好些越狱出来的灵兽好奇地嗅它们,扶家弟子不是忙着抓越狱的灵兽,就是忙着抓鸡仔鸭仔。

    扶婉是想着每家五只鸡五只鸭的,六壬村一共四十五户人家,等于这里遍地跑的鸡鸭有五百只左右……看得人眼花。

    陈新文擦了擦额头的虚汗,憋了好半天道:“这么多鸡鸭,可不好收拾。”

    扶婉仔细一看,妈耶,才这么一会,地上全部都是这些小家伙的排泄物。

    “快通知王村长,让每家派人来领鸡鸭,每家各五只,木组协助记录。”

    几个组都各有任务,如今算下来最闲的就是木组的了,也只能哪里有需要就往哪里搬了。

    人还是不够啊,特别是管理层的人,扶婉有些担心,现在事情还不多就忙成这样,以后就更难办了。

    “小妹似乎是缺人?”

    扶婉回头,扶玉泽长身玉立,无暇的面容带着浅笑,简直就是美颜暴击。

    “间州养了许多闲人,你若需要,我可以直接把人调过来。”

    扶玉泽在书里是个反派,之前的反常让扶婉产生了警惕心,如今居然还是一如既往的体贴?

    裴夏轻咳了一声,伸手推了推扶婉,二公子的提议,她心动了。

    “来者是客,这里就你最适合去陪客人逛逛了,好好聊聊吧。”裴夏眼神暗示。

    扶婉和裴夏互相瞪眼,姐妹你是认真的吗?

    怎么能把扶玉泽的人带来六壬山呢,这里秘密太多,不可信的人那是一个都不能留的!

    扶婉远离主角的心一直在,奈何现实不允许,最后只得拉着扶玉泽走了。

    扶家弟子偷瞄看戏,满脸兴奋,他们还没见过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拽二公子衣裳的人,就连扶越师姐也是没有过的。

    小小姐威武!

    扶玉泽满脸无奈,虽是不喜这般与人亲近,可看见那张和自己几分相像的小脸,就不忍说出伤害她的话来。

    面对她明明会下意识地心软,可记忆中为何会那般苛待小妹?

    扶玉泽眉头皱成一团,他看见自己因为白衣的死,迁怒了小妹,小妹最后落得那般下场,自己也算是帮凶之一。

    可,他分明不是这样的人。

    那记忆中的人,是他,却又不太像他。

    扶婉见他皱眉,似是不耐烦,尴尬地松开手,随便找了个话题。

    “二哥,你是来见白衣的吧,她好像不是很想见你哎。”

    扶玉泽眉头舒展开来,伸手揉了揉她的头,轻笑道:“我从隐山过来的,想着你忙,就把你要的鸡鸭一起带过来了。”

    扶婉惊呆了,什么鬼,扶玉泽怎么会摸她的头?

    原书里扶玉泽有这么待见原主吗?没有的吧,不然原主也不会这么惨了。

    扶玉泽挑眉,微微一笑:“隐山丢了东西,还废了一个弟子,长老们都气疯了,如果没有什么要紧事,最近别让这边的人回隐山,以免被迁怒。”

    扶婉回过神,没有问隐山具体发生了什么,反正跟她没有关系。之前每个月都还会派人回隐山取油,不过现在六壬山自己在产油,就没必要回去讨不自在。

    “知道了。”

    “我方才的提议,你觉得如何?”扶玉泽指的是他想调人过来。

    扶婉把扶玉泽的关心归结于他对路白衣的不放心,但她绝不会给扶玉泽在六壬山放耳目的机会。

    “暂时还不需要,多谢二哥的好意。”

    扶玉泽微不可闻地叹息,小妹太要强,他这个二哥难做啊,他怜惜道:“小妹,你大可不必如此,也可以……试着依赖二哥。”

    “啊……”扶婉伸手挠了挠后脑勺,道:“有件事确实需要二哥帮忙。”

    扶婉想在和大衍宫谈合作的时候,让扶玉泽当见证方,就是不知道扶玉泽忙不忙,毕竟是一州之主,让他跟自己跑那么远,只怕有些困难。

    扶玉泽双眼微亮:“只要二哥能做到,一定不会推辞。”

    扶婉有心防着他,没说要和大衍宫具体谈什么生意,只说了让他当见证人的事情,扶玉泽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答应得太过干脆,搞得扶婉心里忐忑得很,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扶婉不说话,扶玉泽就更不知道该怎么聊了,对这个小妹,他从始至终就抱着一种愧疚的心态来接近,小心翼翼到连呼吸都要放轻。

    结果还是没能把关系缓和一些。

    不知不觉便走到了扶婉家门口。

    “你要不要去见见白衣?”扶婉仰头提议。

    扶玉泽迟疑了一瞬,摇头:“不了。今日来,好像打扰你了,我一会就走。”

    看一个温润如玉的大帅哥伤心,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尽管扶玉泽是书里的反派,可他这张脸长得太好了,扶婉看得都不忍心。

    “你留下来吃个饭吧。”

    扶玉泽那柔和又伤心的眼神太刺眼了,想让人忽视都不行,冲动之下,邀约脱口而出。

    “好。”扶玉泽笑得如沐春风,答应得特别快,生怕扶婉反悔似的。

    扶婉:“……”瞬间就后悔了。

    都忘了这家伙是个白切黑,可怜、伤心怎么可能出现在扶玉泽身上,这从来都不是他的标签,都是装的!

    有了扶婉的邀请,扶玉泽顿时反客为主,自己开了大门,进了院子。

    路白衣在炼器,院子里只有唐僧一只灵兽在啄米吃,扶玉泽咦了一声,目光落在它身上久久没有移开,扶婉心里当即一个咯噔。

    莫非他看出唐僧的不凡了?

    若是让他知道唐僧的怪异之处,他会做什么,是占为己有,还是杀了它避免祸事……扶婉抓住门的手不禁用力握紧,心脏怦怦直跳。

    不怪她紧张,实在是唐僧太特别了,光是它对对别的灵兽有种致命的吸引力这点,其中可挖掘的价值就大了去了。

    扶玉泽扭头看她,伸手指着唐僧。

    扶婉心提了起来。

    “这可是白衣所做?”

    原来是在看兽圈。

    扶婉松了口气。

    “是她做的,你要见她就去最西边那个房间里去,那里是炼器室。”

    扒着窗子紧张偷看的路白衣浑身一僵,小脸腾地烧了起来,他要过来吗?

    扶玉泽摇头:“她炼器时向来讨厌有人打扰,还是不去了。”

    话音刚落,耳中似乎传来什么动物鸣叫的声音,扶玉泽眼神尖锐望向整个村子后面的大山,灵力猛然迸发,衣袍无风自动。

    细细听去,方才的鸣叫仿佛是错觉。

    感应错了嘛?

    “是凶兽有异动了吗?”扶玉泽忽然的动作有点吓到她了,扶婉顿时想到了凶兽。

    没了灵力的依托,衣袍因为重力垂下。

    “无事,是我听错了。”

    扶玉泽想了想,还是朝炼器室走去,正巧在窗前和路白衣对上了眼。

    啧,妻奴。嘴上说着不去,身体倒是诚实得很。扶婉悄悄儿退了出去,把空间留给两个未婚夫妻。

 

仙界种田日常: 20.第 20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