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后(清穿)  作者:青丘一梦
    宫中制胭脂素来是在四月中旬寻个好日子开工的,二百斤嫣红的玫瑰盛在竹编的大篓子里,任拣一个在手上瞧都是品相极好的,但入了内务府的门,却总得被再挑拣一次。

    花朵的品相再好,放到了一处,总有颜色上差的,二百斤上品鲜花,挑拣出颜色最好的花瓣也不过二三十斤,这是极耗眼睛人工的,但对皇家而言,人工反而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上品花瓣制成的胭脂会捧到皇后跟前由皇后分配,余下的花瓣制成的胭脂才是寻常份例。

    新年的丝绵裁成一尺见方的大小一叠一叠地摆在汉白玉鼎里,衍春坐在凉棚下,稍稍往身后的凭几靠了靠,看着小太监们高高举起汉白玉杵然后控制着力道落下,玫瑰花渐渐晕染出了嫣红的色泽。

    玫瑰花的香味变得浓郁起来,衍春轻轻蹙眉时,群青已解下了荷包,从里头取了个铜胎粉漆喜鹊登枝的小罐子来捧给衍春,衍春用护甲轻轻挑了一点儿透着墨绿的薄荷膏在鼻尖轻嗅,转手递给群青,群青这才轻轻取一些在指上抹匀,然后慢慢地揉在衍春太阳穴处。

    季雪已捧了果子露过来,甜白釉的钟子里盛着色泽嫣红的汁水,衍春端着轻抿两口,只觉酸甜可口,倒把那一股子恶心劲儿也压了下去。

    霜儿慢慢给她摇着团扇,一面笑着道:“今儿天气倒好,主儿穿着这一身翠罗织锦绣百合花的衫子,在这一院子的玫瑰花中可不是显得极为清新了。”

    “偏你会说话。”衍春轻蹙着的眉头略松了些,随手拿帕子拭擦着纯银护甲尖儿上的薄荷膏子,透着阳光看了看指甲,道:“这指甲颜色瞧着到比前两日好多了。”

    “主儿心慌胸闷的症状也好些了,可见卢太医给您开的桂枝汤是有效用的。”群青轻笑着,道。

    衍春慢慢将护甲戴了回去,随手将霜儿手里的团扇取了过来慢慢摇着,动作之间露出了一节雪白柔婉的皓腕,也露出了腕上挂着的一串翠玉十八子,此时正是日头大的时候,阳光照在串子子上,便仿佛有流光涌动,玉串是碧的仿佛一汪水儿的颜色,此时戴在腕子上,又仿佛将那一节雪白的手腕也染上了浅浅的碧色。

    她慢慢摇着扇子,一面若有所思地瞧着那一串翠玉十八子,这玉串是她戴了三辈子的,也是她还是林家大小姐时祖母送给她的成人礼,此后就一直戴着。

    后来莫名其妙地365体育投注怎么下注_bet365体育投注_英超联赛_365体育投注亚洲真人了,这一串珠子也在,颜色却淡了不少,后来做了几十年的孤魂野鬼在紫禁城中游荡,这一串玉珠也一直带在身边,颜色却愈发的浓郁,甚至流光水色,都是在那几十年里养出来的。

    这次重生回来,玉珠的颜色又淡了些,出阁之前她一度病重,仿佛记着烧的迷糊的时候曾经咬了玉珠一口,当时只觉着带着甘甜的清凉水流入口,然后病又莫名其妙地好了,甚至觉着身强体健,肌肤较之从前也好了不知多少。

    然后玉珠的颜色又淡了些许,这些日子却渐渐地又恢复到了最为浓郁时候的样子。

    上辈子她刚怀上长女的时候害喜与孕期症状比起这一回厉害了不知多少,甚至一度有相熟的太医透露孩子身体未必强健,这一回,同样的太医,却没说出那样的话。

    或许也是月份早了些,她对与医术也浅显地懂一些,在宫中游荡的几十年里她自然不是一无所获的,如今探上自己的脉却觉着十分的强健有力,她总觉着是这玉珠的功劳。

    不过如今言之尚早,衍春慢慢摇着扇子,微微阖目,掩去了眸中的种种思绪。

    “四福晋。”

    衍春一睁眼,便见在那里站着回话的老嬷嬷,她轻笑一声,问道:“吴苏嬷嬷。”

    吴苏嬷嬷便是专管每年宫内制作胭脂水粉之事的了,此时一笑,道:“得请四福晋批了条子,好让人去前头领珍珠粉。”

    “哦。”衍春笑了,道:“这条子要用印,也等一切事了,各样条子规整完毕请皇额娘金印,如今我批了条子算什么道理呢?便让群青带着条子随人去前头领珍珠粉吧。”

    一面说,一面噙着笑转头,给群青使了个眼色。

    群青轻轻上前一步,面容恭谨:“吴苏嬷嬷。”

    吴苏嬷嬷笑容变得愈发恭敬了起来,此时一笑,并不多阻拦,只让人将条子给了群青,然后恭敬地退下。

    “主儿?”季雪微俯下身:“这吴苏嬷嬷可是故意的?”

    “她是故意,也不是故意。”衍春稍稍往身后靠了靠:“她姓乌苏,内务府包衣世家出身,掌管着胭脂水粉的制作,你还不知道她是谁的人吗?”

    她转头瞥了季雪一眼,意有所指地用团扇虚虚指了指永和宫的方向,季雪一下子反应过来,永和宫如今倒是只住着两个贵人常在之流,从前却是先帝德妃,当今生母,孝恭仁皇后的居所,永和宫德妃,可不是浪得虚名。

    季雪一下子反应过来,孝恭仁皇后虽然去了,如今后宫里可还有个孝恭仁皇后的内侄女儿,乌雅氏贵人呢。

    她却更加的疑惑了:“那位的事儿,怎么会牵扯到您身上?”

    衍春轻笑一声,面上倒是一派的端庄温婉,“制胭脂水粉并不算个多大的差事,但对内宫女子来说却是极为要紧的,所以监管此事的人身份必须不高不低正合适,乌雅氏贵人虽然只是个贵人,却占着汗阿玛表妹的身份,自然与旁的贵人不同,一般嫔位也不会愿意与她别苗头,这差事她开口讨了,皇额娘未必不给,但此时却落到了我身上,你说她恼不恼?”

    季雪颇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事儿和主儿哪有太大的关系呢?说到底也不过是乌雅贵人开口慢了,何况又是皇后主子亲口指的差事。”

    “可不是吗?”衍春嗤笑一声,往后头轻轻一靠:“所以乌雅氏还是有聪明人的,你瞧着吧,这一次过了,吴苏嬷嬷便不会再出什么事儿了。”

    这样的麻烦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她这次若是落到了坑里,往小了说是不知事,往大了说却是不知规矩不堪大用,单看发生的如何,如今被她给越过去了,乌雅氏如今圣眷不浓,也不会轻易得罪富察氏,一击不成,便不会出手。

    何况这一次动手乌雅家未必知道。

    衍春轻轻叹了口气,心中暗道:这女人呐,总归还是要聪明些的,这一回若是成了,打的可不只是我富察衍春自己的脸,还有中宫皇后和富察家,岂不想想,圣眷不浓的乌雅氏可担得起这两份仇怨呢?

    胭脂做了,只待过些时日便可用了,衍春往皇后处回了差事,又在熹妃处点个卯,便回了小院儿里继续悠悠闲闲地安胎养身。

    果然没两日便听到了乌雅氏贵人得了皇后训斥,要在宝华殿为孝恭仁皇后跪经七七四十九日的消息,第二日便是乌雅家命妇入宫,也是孝恭仁皇后的嫡亲嫂子,乌雅氏贵人的伯母。

    一入宫,先给皇后请安后就直奔西二所过来了,衍春笑吟吟地命人斟茶招待了,等人走了,看着罗汉床上堆着的礼物,伸手拈了礼单来查看,便是摇头轻笑:“这礼物备的倒是重,收与不收,便是富察氏与我这个四福晋的态度了。”

    “主儿收了,便是两家不会交恶。”群青打开一只看起来十分简单的锦盒,却露出了里头花纹繁复华丽的紫檀木盒,她忙转头去看衍春。

    衍春笑了:“盒子上的纹路是玉堂春富贵,礼单上没写什么,你打开看看吧。”

    群青应声打开,却见里头满满当当的金锞子,做工均是十分精巧的,花样子便是玉兰、海堂、迎春与牡丹,群青一愣,然后轻轻拿起来一掂,转头与衍春道:“这抛去了盒子的重量,只怕也得有个五十几两,算是手工差价,若是全换银钱,也是六百两打底的。”

    “中宫皇后一年的份例也不过是一百两金,能和一千两银子,他乌雅氏一出手便是六百两,可见前些年可是真得了不少好处。”衍春嗤笑一声,吩咐道:“留着吧,回头你和黛蓝霜儿季雪你们四个各自挑一些喜欢的收下。”

    “是。”衍春素来是大方又手头松散的,此时四人也不意外,纷纷应了。

    衍春又看了看那礼单,道:“再把旁的打开看看。”

    群青应是,然后一个个打开看看了,另外还有一对艳红的血翡玉镯、一支繁花并蒂的玉钗、一朵看起来约有百年的灵芝并一只安神玛瑙枕,倒是最后一样令人有些意外,乃是京郊凌云观的降真香珠。

    “都是好东西,收起来吧。”衍春轻描淡写地伸手将那放着香珠的小锦盒拿到手上,仔细瞧了两眼:“降真香,又叫仙鹤引,乃是道家不外传的秘法香,传闻点燃能引仙神降世,这些倒是不一定,不过安神除祟之效倒是有的,回头给平嬷嬷吧,她年纪也大了,穿了线带在身边也好。”

    群青笑着答应了,也是知道了衍春对于乌雅家的态度。

 

贤后(清穿): 7.乌雅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