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后(清穿)  作者:青丘一梦
    出人意料的,孩子生的并不艰难。

    不似富察氏一天一夜的挣扎,不过两三个时辰,弘历那边得了消息就匆匆往回赶,一脚跨进了后院的垂花门,婴儿的啼哭声的已经划破了后院的空气,光听那中气十足的声音便知道孩子的康健。

    弘历一下子愣了,随机拔腿向上房旁的耳房里跑去,正见稳婆抱着一个大红襁褓出来,一见他便抱着孩子跪下:“恭喜四阿哥!四福晋生了个小格格,六斤八两,很吉利,小格格很健康。”

    她几乎是带着些小心地开口,毕竟这并不是个小阿哥。

    却见弘历朗笑两声将孩子抱到了怀里,然后大手一挥吩咐道:“给她们上等红封,院内上下均赏半年月钱。”

    高无庸忙“嗻”了一声答应了,又听弘历道:“快去给汗阿玛和皇额娘与额娘道喜!这可是他们第一个小孙女!”

    等人都忙碌起来了,他垂头仔细看着怀里的小孩儿,他是见过刚出生的小娃娃的,都是有些皱巴巴的像猴子一样,小格格也并不算十分的胖,但是皮肤白嫩嫩的,小脸儿白里透红,看在他眼里,就是这天底下的新生儿都比不过自己的女儿好看。

    他越看越喜欢,心中的两分遗憾早就消失了,抬头看了看例外忙活着的宫人,问道:“福晋如何?”

    “福晋很好,还有些力气。”群青从里头出来,对着弘历一欠身:“福晋吩咐奴才替她给您请安。”

    弘历一笑,道:“告诉福晋,爷很喜欢我们的孩子,让福晋好生养着。”

    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苏氏和黄氏已极有眼色地退下,富察氏无奈也只能走了,只是再看看特意开辟出来做产房的耳房,只觉满心满眼都是不快。

    凭什么她生产就得在寝间,富察衍春便能单独开辟一间产房出来?

    不就是仗着家世好裁做了个嫡福晋吗?若不是生在镶黄旗富察氏,以她富察衍春的品貌,如何能做四皇子嫡福晋?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衍春也是累极了了,满头大汗地听着稳婆回报了女儿很健康,再听着女儿响亮的哭声已是松了一大口气,再等群青递了话回来,方才彻底松了口气,皇家公主,有没有皇父宠爱的区别实在是太大了,即便是中宫所处也不例外。

    黛蓝拧了热毛巾来给她稍稍擦了擦头上的汗,道:“平嬷嬷去御膳房让人给福晋准备吃食了,您也累极了,不如谁会儿?”

    “不。”衍春摇了摇头,道:“等会儿你去带人将廊下的厚帘子都放下,再取一顶大毛斗篷回来,咱们先回上房。”

    黛蓝一惊:“主儿,不如等会儿让嬷嬷们抬了您回去吧,您多疼呀!”

    衍春一笑,道:“我是觉着小腹钝钝的疼,但是自行行走是无碍的,何必让人抬着呢?搞得像废人似的。”

    黛蓝和群青都是拗不过衍春的,又再三询问了太医无碍之后只能从来,但到底没遂了衍春的意。

    虽说按老规矩男子不能入产房,但在屏风外总是没人说的,何况太医和群青说话都是在外头,此时自然知道是怎样一回事,吩咐奶娘将小格格抱了下去,又好生嘱咐了一番,便将披着大斗篷在宫女的搀扶下缓慢出来的衍春打横抱起。

    好在他是有些臂力的,衍春此时少说一百二三的体重在怀里竟然也稳稳当当的,弘历道:“你呀,怎不就在产房里好生歇歇,回头让老嬷嬷将你抬回去岂不省了疼了?”

    又笑一声,打趣道:“可见就是为了在这儿买委屈好让爷抱你回去呢!福晋你说是不是?”

    衍春笑着依偎在弘历怀里,笑容看起来是极为甜蜜的:“自然是。”

    然而心中如何波平如水只有自己知道。

    廊下挡风的厚帘子确实放下了,将廊子里挡的严严实实的,一点风都透不进来,群青心细又眼疾手快,见衍春被弘历抱起,早有跑着捧来一顶斗篷在上头给衍春包了个严严实实,得到了弘历赞许的眼神:“福晋身边的人倒是机灵。”

    衍春确实有些疲累了,此时懒懒打了个哈欠,道:“她们都是自幼服侍妾身的,若是还不机灵,那就是妾身不会□□了!”

    弘历得了个宝贝闺女,一开心就要普渡众生了:“福晋养胎,你身边的几个人都服侍有功,回头这六个丫头每人赏赐十两银子,平嬷嬷二十两,还有你身边的黛蓝不是要放出去成亲了吗?再给一套金头面添妆!”

    “爷好大方啊。”衍春的声音透着懒散,却不带打趣,毕竟她身边的几个宫女按照正经份例,一年只怕还不到十两银子,毕竟只是在没有品级的皇子福晋身边侍奉的,这十两银子对她而言不多,对于宫女而言可不少。

    何况还有亲口吩咐给黛蓝的一套赤金头面,这算是极丰厚的了。

    众人忙不迭地谢过了,衍春懒洋洋地笑道:“黛蓝本该在十月初就出去了,不过是为着妾身生产,皇额娘才让她多留了一个月,左右十一月初也要出去了,妾身本来就打算给她添些个东西,如今看爷这样说,倒是不能少给了!”

    弘历爽朗一笑,一面迈进了上房的门槛,“横竖怎样都是福晋有道理,福晋对身边人素来大方,自然不会备的减薄了。”

    又说了两句话,见衍春实在疲惫,弘历嘱咐了两声让她好生休息便走了,群青仔细垂下了床幔,道:“福晋您睡吧,奴才就在这儿守着。”

    “嗯。”衍春轻轻应了一声,等听着脚步声约莫着群青已退到了寝间之外,方才抬手,将那一串翠玉珠送到唇边,沿着那隐秘的地方轻轻咬了一下,只觉着甘甜的汁液入口,一路顺着食道滑下、落入胃中,不多时,钝痛钝痛的小腹及□□已好转了不少,衍春稍稍松了口气,仔细将珠串拢在腕上,闭眼沉沉睡去。

    再醒来时已是半夜了,外头狂风呼啸着,衍春一睁眼,便觉着身上酸痛好了不少了,她透过姜黄色的床幔看着暖暖的灯光,开口道:“群青?”

    “唉!奴才在呢!”

    只听群青干脆地答应了一声,一面快步进来,姜黄色绣兰花的床幔被轻轻勾住,她轻手轻脚地扶了衍春起来,又往她身后添了个软枕让她靠着,方才道:“福晋您可醒了,已经丑时了!您可足足睡了好久。”

    衍春心中轻叹一声,问道:“你一直没睡?”

    群青笑了:“您刚生完,奴才总觉着不安稳。”

    “有什么不安稳的,等会儿黛蓝起来你和她缓缓,今儿白天不用上差了,就在屋里好好儿睡睡。”衍春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又问道:“有什么吃的吗?我有些饿了。”

    群青忙道:“炉子上温着小米红枣燕窝粥,嬷嬷说了,您刚生完,先不用那些油腻腻的补品,先委屈您两日,等过两日便可好生补补了。”

    “燕窝还算委屈?这话传出去,你指不定令人多编排呢!”衍春只觉一阵的好笑,笑骂道。

    用过粥水,衍春倚着枕头坐了一会儿,便又觉着有些困倦,再一次睡去了。

    再醒来时就是结结实实的大白天了,衍春一撩帘子,伸脖子往外头看了看,却见屋外飘着小雪,正看着,黛蓝已提着一只小银铫子进来,见衍春醒了便是一喜,也不将银铫子往炉子上温着了,忙将多宝阁上一只白瓷小碗用热水涮了,方才将汤药倒在里头,捧了衍春。

    一面笑道:“这是卢太医开的药,说是清宫补血,最适合孕妇产后体虚,本来说在后头熬好了,将这药铫子拿到前头炉子上来温着,没想您正好醒了,便先将药服下把,卢太医说了,这药定然是越早喝越早起效用呢!”

    “我知道了。”衍春点了点头,接过药碗一饮而尽,然后被又苦又辣又酸的味道弄得半天没缓过劲儿来,黛蓝忙捧了蜜饯果子来给衍春,道:“卢太医说了这药味儿不大好,却没成想这样不好,您快压压。”

    好一会儿,衍春方才长长舒了口气,端着温水喝了半碗,从炕头的小柜里取了一张帖子出来,递给了黛蓝,眉眼含笑:“你看看。”

    黛蓝略带着疑惑地接过,随手打开一看,见打头的大红妆缎和金玉如意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当下就羞红了脸:“主儿!”

    衍春轻笑一声,道:“害羞什么?总是要看着的,这还单单是我这里给你出的,你家里的家私自然是不算的,再者说我这边也不能给你出家具大件,便只能从衣料、首饰上找补回来了,另外还有些珍宝玩器,倒不是十分贵重,总共八抬儿,也是不错的。”

    黛蓝沉默半晌,微微有些红了眼眶,衍春轻笑一声,道:“哭什么?我生了孩子疼了一大场还没哭呢!”

    “大格格可是睡着?”衍春忙问道:“被你这一打岔倒是给忘了。”

    黛蓝摸了一把眼泪,道:“大格格睡着呢,等行了便让奶娘抱过来给您看。”

 

贤后(清穿): 13.产女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