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酒情人  作者:原和
    想到这里,钟暖神色也松缓了不少,她伸手放在许山月的脑门上轻轻地摸了摸:“还疼吗?”

    虚张声势,说的就是许山月。

    她能在钟暖严厉探究的目光下将自己包裹得看起来桀骜难以驯服,像个真正的坏孩子,却是做不到在温柔的钟暖的一句温柔的话还那么无坚不摧。

    简直,那些保护自己的铠甲,瞬间土崩瓦解,露出了她的脆弱。

    许山月用力吸了吸鼻子,强行忍住自己要去伸手拍开钟暖现在放在自己脑门上的那只温柔的手的冲动,她闷声闷气的,“早不疼了!”

    钟暖莞尔:“那就好,不舒服的话一定要跟我讲……”

    “跟你讲有什么用,你是谁啊!”许山月还有点小别扭很不配合的样子,却是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上朝着钟暖开始竖起来的那些尖锐的棱角在现在已经尽数褪了下去。

    钟暖一点都没有被她这有点气人的话影响,声音还是那么温柔:“我是要管着你的人,你说你跟我讲有没有用?”

    许山月听见这话就笑了。

    她其实还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

    比方说,钟暖对她笑一下,钟暖对她温柔将一句话,她就真能将钟暖看做自己这辈子最重要的人。

    然后,主动妥协了……

    “就跟之琪有点好奇,偷偷抽了两口……”许山月小声说。

    钟暖先是微微皱眉,但看着许山月低头认错的模样,她有点无奈,“那以后你跟我保证,不能再这样……”

    “噢……”

    小插曲似乎就这样过去,许山月知道钟暖在背后看着她上楼,很多年来,一直都是这样。她在钟暖的目光下,渐行渐远,以为钟暖会一直在自己身后。

    现在,许山月更知道的是,钟暖还有很长一段路程都不会陪着自己走,比方说,她即将回到家里面对的一切。

    许山月不怎么意外在走进家门的时候看见在客厅里放着的行李箱。

    既然这一次许国平回来就是为了跟她母亲办理离婚手续的话,自然是一并要将自己在这个家里的痕迹都带走。就算是许国平不想带走,许母也不会同意。

    不过许山月唯一庆幸的是自己回家的时间点让她不用看着自己父亲在家里穿梭的身影,也不用看见随着这些身影掠过的地方,带走很多跟她们一家人都有关的从前的回忆。

    可当真的看见家里似乎少了很多自己熟悉的东西那一刻,许山月还是忍不住觉得鼻子有点酸。

    许国平这些年常年在外,其实家里早就没有剩余什么关于他的很多东西了。许山月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反正这天晚上走进家门的那瞬间,她说不上来第一眼望过去的时候到底缺失了什么,可就是很明确知道家里就是少了什么。

    以至于有那么明显的感触,这个家,就是不完整了。

    原本好好的三口之家,有人要先从这里剥离出去了。

    许山月愣怔的同时,许母和刚从卧室里出来的许父却是在看见许山月在门口的这副模样简直惊吓地差点要丢了三魂四魄!

    “月月!这脑袋这是怎么了!”

    “发生什么了!”

    许父和许母的声音几乎在同时响起。

    “啊?”许山月忽然才想起来自己中午的时候脑袋磕破的事情……

    看着父母惊慌失措的两张脸,许山月嘴上不由说着宽慰的话,自己其实没事,都是不小心撞了一下,去检查了,医生也说了没什么大事,同时,心里却是忍不住在苦涩小发笑,看来最近还真是很多事情啊,这不是夏天吗?为什么她却感受到了多事之秋呢?

    许母还想带着她去医院做个检查,总是觉得学校校医务室不是那么靠谱。

    许山月摇头拒绝了,哪知道许父又冷不丁开口:“月月直接跟爸爸走,今晚我们就回去,明天我们去省里的大医院去检查!”

    “我不!”相比于回答许母的温和,这声坚决干脆的“我不”就显得要强势很多,许山月满脸抗拒:“我不走!”她再次重复,随后在跟许父的目光对上后,很快挪开。

    她不忍心看见自己父亲那双眼睛里的流露出来的明显的震惊和……失落沮丧。

    一个中年人眼里的因为自己女儿不肯跟着自己离开的那种颓废的沮丧,让人看一眼都觉得心酸,更不要说这个人还是许山月本人。

    “月月……”许父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bet356认证     都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从前许山月还没他膝盖那么高的时候,最喜欢黏的人就是他,哪个孩子不喜欢可以骑在父亲的脖子上在人群中央坐的比别人都高地去看场地中央的表演?又有哪个孩子在童年的时候不喜欢在被母亲禁止吃炸鸡快餐后又被心大的父亲从公文包里拿出来的垃圾食品偷偷塞进手心里?那是他们才有的不能被母亲知道的小秘密……还有在海边的小孩子们,又有几个不是自己的父亲手把手带着学会了游泳?在海里抱着游泳圈瑟瑟发抖到被父亲托着小肚皮在海水里扑腾?记忆会老去,回忆的画面却始终鲜明。

    许山月跟那些千千万万的小孩子是一样的,从小就喜欢跟在他身后,明明那时候许母都还跟他偷偷抱怨说自家的闺女偏心的很,就算是在幼儿园得了小红花,那么唯一一朵都要留给她总是不能按时回家的爸爸。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贴心的小棉袄再也不是从前自己熟悉的小棉袄了。

    甚至于,到了现在这样,听见自己女儿用这样坚定没有一点商量的语气对自己开口说不。

    那瞬间,许国平心里涌上来无与伦比的沮丧,像是潮水一样快要淹没了他,以至于那道原本巍峨高大的身影,在客厅的日光灯下变得有那么几分佝偻了。

    再也不复往日的笔挺。

    他没有想到在婚姻名存实亡的同时,跟家里的一切羁绊都会变得……淡薄。

    许国平颓废只花了一秒钟,维持这种沉寂的状态也就只有片刻,随后他眼中的震惊还有沮丧等等情绪啊,还是恢复到最开始看见站在门口的许山月时的担忧,“那,爸爸先开车带你去医院看看吧?”

    说到底,不论是夫妻感情是怎走到了尽头,但对自己唯一的女儿,还是放在心头。这话又温柔,又带着几分恳求,潜藏在背后的就是一个父亲对女儿能给出的偷偷的关心。

    许国平的这么一句话,没来由的,让许山月的鼻子觉得更酸了。

    多么令人觉得无奈的事情。

    她很想问,你们是一定要分开吗?但心里更知道,回答肯定是的。这样的问题,不仅仅说出来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还会让大人难堪。

    所以,她不问。

    在还没有成年的年纪里,许山月第一次感受到原来总有一点,自己也会站在成年人的角度思考问题。

    撒泼和胡搅蛮缠,那是小孩才能干出来还不会让人觉得丢人的事。一旦过了这个年纪,那就是不懂事。

    不懂事就会让人为难,在成年人的社会里,不给别人添麻烦不让人为难,那真是天大的美德和教养。

    许山月吸了吸鼻子,在过了胡搅蛮缠的年纪后,她同样也过了七八岁的时动不动就喜欢哭鼻子的年纪,所以,就算是泪腺发达让她现在就想哭的时候,她还是忍住了。

 

烈酒情人: 12.P12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