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宠了扫把星之后  作者:金碧辉
    “咦,怎么又是你,上次游戏你也在。”女帝玩游戏的时候很少能看到同样的脸,毕竟她的后宫男人太多。

    “为了能与陛下同场游戏,我特意在宫里练了手速。”左手边那名漂亮的碧眼男孩羞涩垂头,这男孩有些面熟,不过她后宫人太多,女帝略一思索,才想起他的名字:“你叫罗鱼熙。”

    “是的,陛下。”

    “朕记得你也是一条鲛人,还有个哥哥叫邓孔雀。”

    “是的,陛下。”

    “上次朕在论坛发了一条咨询,如何帮有瑕疵的鲛人进化双腿,那个被顶的最高的回答,莫非就是你?”龙傲天以鲛人形态被捕回X星的第一天,卫一凤随手在后宫论坛发了帖子,结果各种回答五花八门,她顺便记住了看起来最靠谱的那条。

    罗鱼熙目光闪了闪:“陛下不是今日已经用过了那个方法么?能为陛下分忧,是鱼熙的荣幸。”

    卫一凤很高兴:“好,一会游戏,朕让你们二十分。有戏无彩,不是朕的习惯,说吧,若是你们其中有人赢了,想要什么做彩头。”

    参加游戏的男子们等的就是她这句话,女帝的目光转向谁,那人很快就提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她打开自己的游戏储物袋,一把把按照男人们的需求抓出虚拟兑换物扔向游戏桌的上方,这些东西都是可以直接去帝都资源中心兑换相同实物的奖品,其中包括一驾I型运输两用战机,三级蓝晶石数百枚,中级量子护阵一座,二级魔兽卵等等......

    但是左手边的男孩却一直未提要求,这点让卫一凤有些诧异,在游戏开始前她特意问了句:“你想要什么?”

    “陛下,我不想要任何物品,只想要一个今年随陛下出巡平行宇宙的名额。”女帝所管辖的星球大多数都在星拓海宇宙,而现有技术探测到的与星拓海宇宙的平行宇宙就有三百多个,其中大概有一百多女帝已经率队利用跳跃黑洞技术探过了。

    而她后宫的男人中,有不少也是抢自平行宇宙的其他星球。

    听到这话,女帝眉目一沉,第一个反应是:“你想跑?”

    “不不不,陛下千万别误会。”罗鱼熙慌忙离开桌面跪在她脚下,随后一扯衣袖露出雪白手臂上一颗闪闪发光的小点朝她一亮:“陛下请看,鱼熙已自愿植入了它。”那是一颗超级定位追踪器,信号直接与X星最大的卫星防御系统相连,一经植入如无特殊方法很难取出。曾一度被帝都研究院的科学家们戏称:男人们的电子守宫砂。

    一开始这追踪器就是为女帝后宫的男人们研发的,毕竟在男德学院还未成立之前,有些抢来的男人还怀揣着逃跑的心思。但随着男德学院的成立,一轮轮洗脑过后,这个定位追踪器便被废止了。

    卫一凤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自己的男人身上出现“守宫砂”了,如今乍一见,吃惊下又有些感动:“好,只要你能赢了朕,下次出巡,朕定带你一起玩。”

    牌局游戏正式开始。

    空中的游戏NPC开始发牌,卫一凤目光扫过在场诸男,随后捻起自己的底牌看了一眼便不动声色示意继续发牌。他们眼下玩的是最古老的一种类似D星的牌局游戏:D州扑克。

    以前也同后宫的人玩过这个游戏,在她放水的情况下,基本的能做到十赌六赢,不至于让她的男人们输的太惨,也能让他们赢到想要的彩头。

    第一局卫一凤通常都会选择输。

    大家兴致盎然,果然前三局都是她输,NPC直接判罚掉不少筹码。

    第四局她不再放水,既算到了其他人的牌面,便不可能再给他们任何人赢的机会,看了一眼桌上最后跟牌的三个人:“都下完注了?”说罢将自己桌前的全部筹码往中间一推:“朕要一盘赢回来了。”随即翻开了自己的底牌。

    “啊,竟是四条!”右侧下首的男子有些懊恼的翻开了手中的牌,他的牌非常好,是“满堂红”,本以为这局稳赢才一直跟到最后,没想到竟又被女帝压了一头。

    卫一凤一笑:“卿卿们都赢了三局,也该轮到朕赢一把了。”说罢一扬下巴,示意NPC开新局。

    “陛下且慢。”一直未出声跟到最后的罗鱼熙忙一挑自己的底牌,竟是牌桌上很久没有出现过的“同花顺”,这牌面一出,不仅卫一凤愣住了,其他人也都兴奋起来:“陛下,您输了。”

    卫一凤点了点自己的额角,她算过牌面,按NPC的发牌方式,以及之前出现过的牌,这桌能够凑到同花顺的概率不过百分之二。

    “你运气不错。”女帝愿赌服输,当即就扔给了罗鱼熙一面自己签发的手令:“明天自己去银翼护卫队报道,跨时空跳跃需要提前三个月进行体训,如果体侧不合格就不能跟着队伍,朕不想拿卿的生命开玩笑。”

    “多谢陛下,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罗鱼熙脸上露出激动的神色,飞快收好手令。

    此后六局,再没有出现任何意外,女帝以压倒性的优势赢光了所有人的筹码,不过依照惯例,在游戏终结,她依旧还是将男人们心水的奖品一挥手全都送出,这才退出游戏。

    刚脱下头盔,手腕上连接后宫的信号表便发出锐利的警报声,敲门声亦在同一时间响起。

    侍卫长莫长渊推门走了进来,一脸尴尬:“陛下,后宫出事了。”

    卫一凤按掉手腕的警报,目光落在一面刚刚出现于空中的显示屏上,那里面正在上演的画面让她脸色一沉。

    一对男女旁若无人的在后宫的小鸣湖畔幽会,正抱在一处啃的热烈,看那女子的服饰正是她银翼护卫队其中一员,而那面容姣好的男人自不必说,是她后宫诸美其中一人。

    他们以为空旷的小鸣湖畔没有帝都的天空之眼监视,却太小瞧女帝对后宫的控制欲。

    “背叛,出轨!”女帝从牙齿里挤出这几个字,脸上一直挂着的沉静与温柔裂开,露出霸道的底色:“死!”

    “陛下”莫长渊忙说:“那女子是长老院徐司典的女儿,随您出征过三大星域,荣立过二等白银战功奖章的徐紫晶。”

    徐紫晶?她记得那女孩,打仗非常猛,当初那枚奖章还是她亲自授予的。

    女帝一怔之下,侍卫长又说:“男的身份倒十分普通,只是咱们护卫队某次雇佣任务时,您顺手从平行宇宙里抢的一个男妖罢了。”言下之意,男的可以随意处置,女的虽然搞了陛下的后宫男人,但看在徐司典的面子上,还是得酌情处理。

    “那男妖姓甚名谁?”气归气,冷静下来,卫一凤觉得这事不能简单一个死字了结。

    “朕什么时候抢的?”她后宫男人太多,乍看只觉眼熟,却想不起名字。

    “就几个月之前,您的战舰路过双子塔没油了,当时搭乘了一艘正在做星际雇用任务的顺风舰。任务内容是两个男妖雇主要我们帮忙攻打一个Z星的吸血鬼城堡,在婚礼现场抢亲。任务评级为初I级,谁料那Z星藏有大型战舰武器,反攻非常厉害,最后您亲自出手,事后还把两个雇主给抢回来了......”

    侍卫长这样一说,女帝顿时一拍脑袋,一下想起来。

    那次是她的卫队第一次在出任务时损失惨重,要不是她当时在战舰之上亲自出手反攻,差点就被人给捣毁了战舰的核聚变发动机。事后那艘战舰的指挥官就被她罢免了,也是自那次出巡后整个星际网络开始流传她亲手叉死了一个美男的故事。

    她当时确实叉死了Z星的主人,那个顶级吸血鬼美男子,名字她现在都还记得,叫井甜。可那是意外,她也不想的,她只是一眼倾情,想顺手掳人顺便干死情敌,谁料那个男人会突然跳出来挡她的三叉戟呀!

    当时叉死了人她就后悔莫及,看到美男子在线吐血简直就是一件超级心碎的事。以至于后来回到X星,卫一凤就把自己已经用了好多年的三叉戟给尘封在武器库,随后换了一把看起来没有那么暴力的冷光银剑。

    一个回忆勾起了一串记忆点,因为当初两个男妖雇主付出的佣金根本不够修战舰的,她一气之下干脆一齐抢了回来,以弥补自己的战舰损失。就在刚才,她还和其中一个男妖罗鱼熙一同玩了一场牌,而那个背着自己勾引她护卫队成员的男妖,就是罗鱼熙的哥哥:“邓-孔-雀!”

    就在女帝和侍卫长说话的功夫,刚才视频里一对缠绵的男女已经被捕,直接扭送到了凤鸾居。

    “陛下,如何处置?”帝都护卫们的办事效率非常之高,瑟瑟发抖的一对男女已经跪在她的房门外。

    “陛下,属下有罪,属下万死莫辞,可一切都是属下的错,是属下引诱了您的男人,您要罚就罚属下吧。”门外传来徐紫晶带着哭腔的喊声。

    “不,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先勾引的紫晶!”邓孔雀亦抢着认罪。

    徐紫晶:“你胡说什么,是我先对你动手动脚,是我先言语挑逗,你是被迫的。”

    邓孔雀:“不,虽然是你先对我动手动脚,但若非我心中喜欢,又怎么会让你得逞,所以一切都是我的错。”

    ......

    “哼!”跟朕在这玩什么抢着认罪海誓山盟的把戏,以为这样就能打动朕,让朕手下留情,幼稚!

    卫一凤虎着脸:“把这对狗男女给朕带进来。”

    莫长渊忙答应着,只是他还未来得及出门,门外忽又响起一声清脆的耳光声,竟是长老院的徐司典得知女儿之事,已飞快赶到了,只听那徐司典怒吼:“羞不羞耻,帝都好男儿千千万,你怎敢吃陛下的窝里草?我一把老脸都被你给丢尽了,这叫我以后如何还有脸面见先帝呀,呜呜呜.......陛下,陛下,臣教子无方,臣罪该万死呀!”

    “父亲,我是真心喜欢他。”

    “放屁,你小小年纪懂得什么叫真心喜欢,你不过就是馋他的身子罢了!”那徐司典一阵咆哮后话音一转,又成了哭腔:“陛下呀,谁让您眼光奇高,这看中的男人都是肤白貌美大长腿,千百万里挑一的极品帅哥,我这女儿真是一时糊涂,陛下,您就看在老臣的面子上,饶了她这一回吧。”

 

朕宠了扫把星之后: 4.第四章 男人出轨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