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娇宠日常[穿书]  作者:南方菜菜
    一连三日,二当家都窝在自己房间,哪儿也没去,就连陶安安出门的次数都比之要多,虽然她对那沈三笑爱搭不理,每回她经过他屋门口时,他总会悄悄给她些吃食,第一次已试过没毒,陶安安这才放心享用。

    只是她仍不明白这沈三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一夜的功夫他就做上了山贼头头,逼得人大当家退位让贤成了二当家,瞧那闷闷不乐的样子,定然不是自愿而为。

    可他做这大当家,每天吃吃喝喝也没做什么正事,到底是干嘛来的?

    几天后,陶安安终于知道了答案。

    山寨里来了个大人物,听说是阳明山的头领,过来洽谈两个寨子合并一事。

    说是合并,其实是吞并。

    这边山头的人纳入阳明山旗下,以后这边不再有大当家,沈迎风直接从大当家改为五当家,至于那退居二当家的李二牛,直接没了当家的头衔。

    一谈妥之后,沈迎风跟着刘振虎去了阳明山,临走之前非要把她带上。

    李二牛气鼓鼓的瞪着自己的喂饭小姑娘离他而去,想拦又怕得罪沈迎风,闷闷的没吭声。

    一路上,陶安安没有说话,她坐在马车厢里,沈迎风在前面赶着车,差不多整整一天一夜的行程,才到了传说中的阳明山。

    上山路就不能再坐马车了,就连马儿都得留在山下,这阳明山地势极陡,得靠着人步行上山。

    陶安安本是个爱好健身运动的姑娘,奈何这陶四姑娘身子娇弱,才走不到半个时辰就已经气喘吁吁,迈不动步子。

    “要不歇歇吧?”

    沈迎风回头见她满头大汗,脸颊通红,好像随时都能昏过去的虚弱样儿,向前头的刘大当家招呼一声,停下来陪她休息。

    陶安安坐在一旁的石头上歇息,沈迎风拿了水袋过来给她喝,顺手将她的钱袋子还给她。

    “之前在山寨不方便,现在你是我的人了,这银子放你身上应该安全。”

    他在她对面坐下,重重呼了口气,倒不像她这般喘得厉害。

    陶安安越发看不明白眼前这人,他说会护她周全,却把她从一个山贼窝带进另一个山贼窝,要说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他们即将要去的这山贼窝规模可比那小寨子大多了。

    “你不用担心,过不久,我会带你离开。”

    被她这么盯着看了许久,沈迎风终是忍不住凑过去她耳边轻声说道。

    陶安安摸摸手里的钱袋子,或许她可以信他三分?

    一行人等继续往上登顶,小半日过去了,才走到半山腰,陶安安有些绝望的回望身后的风景,这些人把寨子建那么高,每下一回山都这么麻烦,岂不是回来一趟就得做笔大买卖才划算?

    快到傍晚时,陶安安总算强撑着上了山。

    她见前边那些汉子一个个都像没事人似的,大气都不怎么喘,想必早就习惯这样上山、下山,在现代时,她虽不怎么去户外运动,好歹也是健身房的常客,她左右捏着自己的胳膊,这细胳膊细腿的,要想通过锻炼获得强健的体魄,怕得费上好长一段时间才行。

    进去寨子里头,几个当家的一会合,把事情当面一说,沈迎风身为五当家,实际在这五虎寨里根本没有实际的决策权,就有点类似于挂名董事,出了事责任还是要担的,可对于山寨事务的管理,形同虚设。

    把事情说明白之后,他们开始给安排住处,因沈迎风离开时扯了谎说她是他的女人,他们俩即被安排在同一屋。

    那带他们过去的小头领色迷迷的眼神一直就没有离开过陶安安,若没有沈迎风在中间挡着,她怕是当场就要被人给……

    想到那即将可能发生的危险,即使要和这来历不明的男人同住一屋她也不再那么抵触。

    “陶姑娘,这床你的,我睡这儿就行了。”

    沈迎风指了指桌边的长凳,对陶安安说道。

    从进了这屋子起,陶安安的眼神就像防贼似的一直盯着他,他还注意到她不知何时摸了个烛台在手里,他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没想到这陶四姑娘还挺刚烈的,他还没做什么,她就已经做好和他搏斗的准备。

    陶安安在床边坐下,隐隐觉得哪里不妥,直到她目光再次扫过沈迎风的脸,他刚刚对她说的话在脑海中回响。

    “你怎么知道我姓陶?”

    她噌的一下站起身,满眼戒备的望着他。

    从她被抓到那寨子以后,就只有给李二牛喂饭,以及替他来回拿些东西物件之类的活儿,和寨子里其他人没什么交流,加上李二牛也不怎么喜欢说话,除了要吃要喝基本不和她说话,也未问过她的名字。

    是以那山寨的人应当都不知道她的姓氏,然这人却准确的叫出她的姓,这让她感受不太寻常。

    沈迎风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一路上光顾着计划筹谋,倒忘了问她名字,这一下叫出口,难免她会起疑心。

    “你陶四姑娘的名声在你离开京城之后,早就传遍了大街小巷,连小孩子都知道,我认得你又有何奇怪的?”

    陶安安瞳孔一缩,被他这话惊到了,她就悄悄逃离京城而已,能引起这么大的波澜,还满城皆知?

    “他们传我什么?”

    她离开后就没有打听过京城的消息,也不知沈丞相有没有为难她父母。

    “嗯,不就是说你放着沈三公子这么好的男人都不要,大概是个傻的。”

    “还有呢?”她傻不傻没关系,重点是她父母好不好呀!虽不是真情实感的原生父母,陶安安仍有些替他们担心。

    沈迎风沉默了一会儿,有些事他也是后来才听说的,看来她是真的一点不知情。

    “陶老板说你生了重病,送到京城外庄子里养病去了,城里的人都说是你拒绝沈三公子的报应,大概这么的吧。”

    他随便说了几句给她听,却见她的脸色明显变好,丝毫没有被人骂后的难过或是愤怒,反倒是有些开心的。

    “你乐什么?”

    他心中存疑,也就问了出来。

    “你管我。”

    陶安安把头扭向一边,不再看他。

    她父母平安无事,没被丞相府的人追究她已心满意足,为了掩盖她离家出走的事实,居然说她重病,该不会过一段时间,就对外称她重病离世,不再认她这不孝女吧?

    陶安安心里一咯噔,想起陶老爷那牛脾气,还真能做得出来这样的事。

    “陶姑娘,有一事我很好奇的,不知陶姑娘能否为我答疑解惑,就当是我为你保驾护航的酬劳?”

    沈迎风把话说得这么客气,她倒不好拒绝,说白了她还得仰仗人家的帮忙。

    “你想问我为什么拒绝沈三公子的提亲?”

    陶安安双手环抱在胸前,反问他时,看向他的眼里没有一丝躲闪。

    沈迎风惊讶的看她一眼,随即点头,“没错。”

    她站起身,平视着沈迎风的眼睛,“他们都说我不识好歹,一个布庄老板的四姑娘,竟还瞧不上人家丞相大人的公子,这眼睛不知是不是生在了头顶上。”

    她走到那窗前,看了眼被秋风吹得频繁落叶的大树,“我虽从未见过沈三公子,可听他人描述,他的相貌算是中上水平,想来不会难看到哪儿去。沈三公子是沈丞相的小儿子,他上头两个哥哥都在朝中身居要职,沈丞相虽年过四十,在朝中却是正当红,这样的家世背景,确实是无可挑剔。”

    “陶姑娘既对丞相一家如此满意,为何又要拒了他们的提亲?就不怕错过了这好姻缘,以后再找不到更好的?”

    陶安安听他这么问,呵呵笑了两声,“那你可知道,沈家之所以属意我这儿媳妇,是因为我的八字与沈三公子比较合,能给他挡煞?”

    这事除了沈、陶两家,外边人自然不知内情,沈迎风作出一副惊讶万分的神情,“还有这种事?”

    “要说这没有感情,还能婚后慢慢培养,可这婚事一开始的目的就不纯,即使家世再好,我也不稀罕。”

    陶安安说出这番高风亮节的话,自己都觉得心虚,她明明就是怕被沈三公子连累丢了性命,这才狠心拒绝他的。

    沈迎风点点头,不再追问。

    说起来这几年他的运气是有些衰,大伤、小伤不断,每次回家都是趁着受伤休养之时,顺便探望下父母双亲和家里兄弟。

    许是这样,他母亲整日为他担心忧愁,非找来大师替他算命,这一算,就算出他将有一个大劫。

    催着他成婚,有两层意思,一是难得这陶四姑娘八字与他相合,二是想用这大喜事冲散他的霉运,总而言之,这婚事对他是百利而无一害,对陶四姑娘就……

    他本以为她是因着外面传的他那些流言蜚语对他印象不好执意拒了他的提亲,却不想她连以前曾与他见过都忘得一干二净,再听她这么说起,也不难怪她对这婚事心生抵触。

    看着眼前这满脸气鼓鼓却让人莫名感觉有些可爱的陶安安,沈迎风一下就释怀了。

 

反派娇宠日常[穿书]: 6.第 6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