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直男攻异世脱单实录  作者:望无生
    小水潭不深,少年潜了片刻便从水里站起来,露出一颗脑袋,十根手指头在乌黑亮泽的发间按摩、梳理,俨然是在做清洁。

    这原始人过得还挺精致。

    钟天昊刚调到外勤组时去过不少低级别世界,遇到的原始人全都粗犷野性,围了块兽皮裙已经算最文明的了,会偷偷躲起来洗澡的他从未见过。

    也许这个世界的文明程度比他想像的要高。

    洗澡没什么好看的,钟天昊收回视线,望向震动的远方。

    刚才听到的庞然大物还在奔跑,但是步伐改变,时走时停,似乎在追捕猎物。

    小宝判断:“它在朝这边来。”

    钟天昊也听出来了,水潭里的人却浑然不知,还在仔细地擦洗身体,他从腐败的树干下掏出一团黄绿色的草,挤出清亮的汁液涂抹在脖子上。

    钟天昊眼神微动,吩咐小宝:“把所有动植物记录下来,做一个生态资料库,越详细越好。”

    都被坑来这个鬼地方了,还不忘为总部劳心劳力,钟天昊觉得自已脑后顶着一圈圣光。

    小宝简直要感谢抽风的传送门了,来到这里才一会儿工夫,钟天昊给它下的指令比往常一个月还多,它难得感受到被需要和被重视的快乐,喜极而泣。

    小宝哽咽:“谢、谢谢主人!”

    钟天昊:“?”

    算了,这智脑不靠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升级系统得回总部,暂时是没法子了。

    把自己打理完后,少年麻利爬上岸,伸手够来兽皮,赤身衤果体地蹲在水潭边刷洗。背部肌肉紧绷,使得脊骨愈加突出,沿着背沟一路向下,消失在浑圆的两瓣间。

    皮革哪经得起水洗,想必兽皮裙也只是穿一段时间就扔,少年宁愿浪费也不愿意忍受肮脏。

    钟天昊乐了,也不知这少年是唯一的异类,还是这个世界的人皆是如此。

    突然,少年搓洗的动作停了下来,抬头面向某个方向,竖起耳朵静静捕捉声音。

    听觉竟然这般灵敏,他看的那个方向正是巨兽所在地。

    接下来的一幕更让钟天昊大开眼界。

    只见少年扔下兽皮,就着蹲坐的姿势向前一拱身,刹那间白皙的皮肤被浅褐色的皮毛取代,四爪着地的同时,一只黑斑猎豹赫然现身水潭边,身形颀长柔韧,毛皮健康光滑。

    猎豹叼起地上的兽皮顺着来时的方向离开,步伐矫健,一转眼就不见了身影。

    钟天昊却没有立即跟上去,而是落到水潭边,在树干底摸索着,找到那种黄绿色的草,挤出汁液涂到自已脖子上和手脚上。

    然后他才再次跃上树梢,朝猎豹消失的方向追去,双脚轻踩树枝如履平地,悄无声息。

    小宝恢复视觉信号:“噫?小哥哥呢?”

    钟天昊动用敏锐的五感,很快锁定猎豹的踪迹:“小哥哥没有,小兽兽有一只。”

    小宝顿时惊呆:“嗯?!小受受?!”

    难道它一直把力使错了方向?!

    原来是性别不同无法谈恋爱???

    钟天昊365体育投注怎么下注_bet365体育投注_英超联赛_365体育投注亚洲真人茂密的树丛,向猎豹的方位移动。很快视野里终于出现猎豹的身影,钟天昊悄悄跟在他身后。

    小宝:“……”

    小宝:“原来是野兽啊……”失望。

    钟天昊:“???”不然呢。

    小宝反应过来:“不对!小哥哥是兽人?”

    人形和兽形自由变换的世界并不少,它也是听说过的,却是第一次见。

    小宝捶胸顿足:“竟然错过了兽人变身现场!”

    钟天昊幸灾乐祸:“让你装绅士。”

    猎豹跑了大概十公里,爬上一个小山坡,再拐两次弯,终于停下脚步,放下嘴里的兽皮。

    他朝着一处密丛低吼一声,带着警示的意味。

    密丛中走出一只油光水滑的老虎,冲猎豹低吼回应,然后掉头钻回丛林里。

    猎豹看着老虎跑开,叼起兽皮,后退着隐没在一棵大树的阴影之中,安安静静趴下来,不仔细看的话根本无法注意到他的存在。

    钟天昊胆子肥,非但不远远躲开,反而盘膝坐在旁边的树上。这里的树高的有五六十米,矮的也有十几二十米,树上藏个人很容易。

    “把语言系统打开。”钟天昊吩咐道。

    小宝:“是!”

    语言系统可以收集和分析陌生的语言,数据越多分析越精准,钟天昊还要多接触这个世界的土着居民,才能收集到足够的数据去翻译他们的语言。

    片刻后树下传来凌乱的脚步声,有重有轻,夹杂着各种兽类的低吼。

    钟天昊低头看过去,4只老虎,一头灰狼,还有一只金豺,他们聚在一块商量什么事。

    体型最大的那只老虎身长超过三米,显然是他们的头儿,商量完后带一群兽人沿着巨兽的方位飞奔而去。

    这些兽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和猎豹说话,猎豹模糊的身影隐于幽暗的树荫下,雕塑般纹丝不动。

    钟天昊想了想,还是转身去追兽人们,隔了一小段安全距离尾随。

    离目标越近,动静越大,一些小动物纷纷从草丛树丛间钻出,慌不择路逃向相反的方向。远处巨兽的嘶吼和踩踏的巨响也愈加清晰,钟天昊感受到自己脚下树木的颤动,可以想像那东西有着怎样恐怖的体型。

    随着奔逃的动物数量增多,钟天昊远远望见森林间一个庞然大物的身影,于是挑了棵不远不近的树停下来。

    小宝搓手:“诶主人,再爬上去一点,这个高度看戏——不是,观战的视野不够开阔。”

    钟天昊清咳一声,把屁股挪到高处的树杈。

    兽人们也发现了目标,老虎头儿一声嘶吼,六人分成两两一组分散开,呈包抄式冲向巨兽。

    钟天昊细看,那巨兽像暴龙与巨鳄的结合体,身高约十五米,被覆细密的黑色鳞片,粗壮的尾巴几乎与身长等同。相比之下,六只兽人还不够它塞牙缝的。

    巨兽发现前来送死的兽人们,张开阴森的血盆大口,腥臭的唾液滴落在地,挪动巨大但是灵活的身躯向其中一组兽人冲去。

    “哇哦!”小宝抚掌大笑,“一个灵活的胖子!”

    钟天昊也看得津津有味,兽人们利用智商上的优势,接力把巨兽引向相反的方向,虽然身上挂了点彩,但是好歹保住了命。

    六个兽人精疲力竭,奔跑着回家去,留下巨兽又累又饿,站在森林中央的空地里嘶咬一头大野猪。

    钟天昊背靠树干,舌头顶了顶口腔侧壁。

    小宝:“……”我有不太好的预感。

    巨兽咔嚓咔嚓嚼个不停,忽感背后升起一阵寒意,它懵懂地抬起大脑袋。

    树上的钟天昊低头和它对视,扯开嘴角露出阴森的白牙。

    巨兽:“……”我也有不太好的预感。

    *

    “族长回来了!”

    守在部落入口的兽人大喊一声,惶惶不安等候多时的族人们连忙聚拢上前。

    此处大平地上建造了几十间简陋的草屋,背靠悬崖峭壁,外围又被参天大树和灌木丛包围,位置隐密,易守难攻,是难得的部落定居点。

    回来的六只兽人伤痕累累,血染红了一身的皮毛,滴在泥地上留下斑斑血迹,触目惊心。

    族人们却大松一口气。

    能够成功将巨尾龙引开始,还没有战士死亡,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不能要求更多了。

    “嗷!”老虎头儿低吼一声,他是族长,在部落里的地位仅次于祭司,聚集的人群听从指令散开,开始分配食物。

    刚才他们打猎回来,还没来得及坐下休息就收到巨尾龙来袭的警报,只能匆匆忙忙出去应战,早饿得肚皮贴后背。

    今天打猎来的食物比往常少一点,众人叽叽喳喳聊着天,一边把血淋淋的猎物和采集的果实分了。

    “汀,”分食物的人叫道,“这是你们家的。”

    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接过两条肿头羊的后腿,他和所有人一样只裹着一条兽皮裙,麦色皮肤,骨骼纤细。

    汀转身回草屋,两只老虎跟在他身后,一只是族长北洛,另一只是北洛的长子,北江。

    “阿帕,你们先洗干净再进屋。”汀把羊腿放回屋内,抱着一张绿油油的大叶子出来,叶子里盛着清水。

    北洛的伤口有点深,不方便变回人形,汀给大老虎冲洗了一下,然后把剩下的水交给变回人形的北江。

    北江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虎目剑眉,高大壮实,举止间肌肉耸动,充满雄性气概。

    他随便冲了冲身上的血迹,接过汀递来的兽皮裙一裹,粗声粗气道:“饿死老子了,晚饭呢?”

    汀嗓音脆生生的,回答道:“放你屋了。”

    北江已经成年,在旁边另建了一间草屋。整个部落的草屋样式相差无几,下面一半地穴,上面一半草棚。

    北江钻进屋内,很快又出来,扔给汀一个澄黄色、拳头大的果子:“我不爱吃这个。”

    汀说:“今天的肉不多,不吃果子饿死你。”

    北江没搭理他,转身回屋。

    汀撇撇嘴,你不吃正好,有人要吃。

    兽形的北洛正趴在屋内啃咬羊腿,汀在门口转了一会儿,冲他喊道:“阿帕,趁天还没黑,我再去挖点泥果。”

    北洛虽然是族长,却从来不管雌性们采集的事,哼哼两声表示知道了。

    汀偷笑,揣着那枚黄蜜果就往部落外围走去。

    其他草屋的族人看见他,大都心照不宣地低下头,假装没看到。也有的族人脸色不好看,嘴里嘀咕着什么,甚至忿忿地,一脚踢开脚边的石子。

    汀经过一棵大树时,树后伸出一颗脑袋,低低唤了声:“汀!”

    汀扭头看去,一个少年半藏在树影中,话还没开口说,脸倒先红了。

    汀了然,走过去问:“巧,你吃过晚饭啦?”

    “嗯……”巧矮汀半个头,说话很软,别着脸不敢看汀,只递给他两枚泥果,“挖多了……”

    汀高兴地接过来:“谢啦。”

    巧嗫嚅着说了句什么,捂着脸转身跑开。汀收好泥果继续走。

    部落边缘地带人烟稀少,偏僻的角落里有一大一小两间草屋,这两间屋子有点距离,中间被一排岩石和灌木丛隔开,两边几乎听不见彼此的动静。

    大草屋更靠近部落中心地带,门口趴着一头灰狼,他的伴侣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雌性,正在给他清洗身上的血迹,一只小狼在一旁玩耍。

    灰狼和伴侣看见路过的汀,没有打招呼的意思,倒是小狼扑腾着要去喊他。

    灰狼的伴侣眼疾手快把儿子拎回来,低声严肃道:“回屋去。”

    汀一路上目不斜视,族人们的想法他都清楚,习惯就好。

    终于到达最偏僻的小草屋,屋子只能容纳一个人,但是非常干净整洁。地穴内墙抹了草泥,再在上面铺了厚厚一层枯草。屋子门口一片平地也打理得很平整,门边放着一块平整光滑的大石头。

    听到汀的脚步声,屋主人掀开帘子,脑袋探出来,一双碧绿色的眼睛如闪烁的宝石一般,注视着信步走近的汀。

 

伪直男攻异世脱单实录: 2.第 2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