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鱼眠和席冬深做好准备,离开化妆间前往拍摄地方。出门碰上杨茵茵,这次席冬深态度无可挑剔,如果笑容能多些真诚会更好。

    “江老师和席老师这就要走啦?”杨茵茵惋惜道,有些遗憾,“我还想借化妆时间跟江老师取取经呢,看来只能等下次了。”

    “往后有时间的。”江鱼眠客气回答。

    傻子也看得出来杨茵茵想从他这借点东风,心思用得好,人品没问题的演员,他很乐意帮上一把。杨茵茵显然不是他想帮的那种人。自然是能敷衍就敷衍。

    杨茵茵并没有把他这句话当做敷衍,反而当了真:“有江老师这句话,以后我有不懂的地方,就要多多麻烦你了,不知道江老师会不会觉得我烦。”

    她低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眼神总是在关注江鱼眠的神态变化。

    江鱼眠唇角微动,似觉得有些可笑,这姑娘是真听不懂他话里意思,还是故意装傻呢。

    他刚要说话再点破杨茵茵的做作,站在旁边始终微笑的席冬深不耐烦道:“他没时间教你,有时间都在我这耗着,不懂你问导演吧。现在我们要去试拍,抱歉,失陪了。”

    说完不顾杨茵茵脸色青红皂白的,拽着江鱼眠就走。

    再次走过拐弯,不用江鱼眠动作,席冬深先放开手,偏头垂眸看他:“我不拉你走,真打算在门口和她扯上几小时啊?”

    “你当我看不出她的小心思?”江鱼眠哑然失笑,听席冬深的意思,是担心他和杨茵茵扯太多,会被绕进去。他在他面前都不落下风,怎么可能到杨茵茵面前,就丢了智商呢?美人在前,会丧失理智的,不会是他江鱼眠。

    席冬深不太相信地看着他:“我觉得如果没有我在你身边,你会被她卖了还帮她数钱。”

    “呵。”江鱼眠以冷笑结束这次谈话。

    席冬深耸肩,跟在他身后往拍摄地方去。

    “程导,江哥和席哥到位了。”场务眼尖看见一前一后走过来的江鱼眠和席冬深,小声对导演说。

    程导扭头看见两人的时候,脑海里《光》里面的程浩光和沈暗自动对号入座,以往总觉得剧本角色会和真人有出入,即便存在有相似的,也不会恰好每个角色都能完美嵌合。今天的程导觉得以前是他没遇上好演员,至少今天的江鱼眠和席冬深让他知道,原来真的有天生气场相合的演员在。

    “等会试拍结束,去拍定妆照。”程导沉稳的脸上有几分喝高的趋势,明明滴酒未沾。

    定妆照该是早就拍好的,不过《光》这部剧特殊,配角和主演都是等入剧组走过戏,要导演亲自认可才能再拍定妆照,这是对剧负责,也是导演对自己的作品负责。

    正因为程导的严格,很多演员挤破脑袋的面试。往往程导的剧一旦拿奖,那就是包揽众多奖项,是夺奖热门。

    能让程导没看戏就确定程浩光和沈暗拍定妆照,那是对两人的认可。

    江鱼眠略感意外,没想到他们还没开始试拍,程导会直接拍板说定妆照的事情,他微微抬头看席冬深。

    席冬深表现的很从容,能拿到程导的认可,还能这种反应,太子爷心理素质相当可以。

    他盯着人揣测对方的心理活动,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被反揣测了。

    席冬深不动神色的打量完他的神态转变,心想:他是想看自己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么?

    他除了在和他相处中表情较多外,任何时候都不值得他大惊失色的。

    “江哥,你这眼神让我很不安啊。”席冬深压低声音,只两人能听见。

    江鱼眠不信他的鬼话:“程导让我们过去。”

    是的,我们。

    入场前还能称之为我们,入场后,只有程浩光和沈暗。

    场务拿着牌子,程导专注的看着显示器,在程导的手势下,场务卡准牌子:“《光》第一场试拍,开始!”

    牌子一打,站在小破旅馆登记台前的两人迅速归位。

    “收好证件,房间在左手边走到底右拐第一间,别走错了,半夜被人打死,我们旅馆不负责。”负责登记的老板有这中年发福男人所有特征,啤酒肚,大胖脸兼地中海,打发完面前这个,看向端坐在沙发上等待的沈暗,“住宿吗?证件拿来。”

    沈暗站起来,从怀里摸出证件,走过来递上去,手臂不经意碰上还没走开的程浩光臂膀。

    程浩光倏然回头盯着他,目光如炬。

 

再装我就亲你了[穿书]: 17.味道不错17.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