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大佬气质遮不住了  作者:左揽雀尾
    当肆娘话音才落时,楼西月便伸手拨开了纱幔,抬眸看了看台上的肆娘。

    周遭众人终于见到这位用钱财来侮辱美人、结果还赢得与美人共度一夜的人。

    在看到楼西月的第一眼,众人皆是在心里一骂。

    ——呸!小白脸,仗着自己长得俊俏了些,就这样肆意妄为!可耻!可恨!

    肆娘微垂眸,行了个礼,盈盈道:“还请公子移驾,待肆娘稍作收拾之后,便来陪公子。”

    楼西月笑道:“那我就静待美人的到来了。”

    说罢,她跟着引导的小厮上了三楼,完全不去管大厅之中一干人等又嫉妒又复杂的眼神。

    那位小厮兴许是得到了吩咐,将楼西月带到了三楼肆娘的房间中。

    随即,他便合上了门,躬身退了出去。

    楼西月坐在桌边,放下那柄白玉折扇,又拿出一锭金子,在手中把玩着。

    不一会儿,屋外便有声音响起来。

    随即,肆娘推门而入,见了楼西月,躬身行礼道:“小七姑娘。”

    楼西月摆摆手,嬉笑道:“在外,请叫我武公子,我名武是。”

    肆娘从善如流,道:“武公子,可需要奴家为公子弹一曲?”

    楼西月轻抬下颌,道:“可。”

    于是,肆娘坐在琴前,又为楼西月一人弹了一曲。

    待琴音了后,楼西月睁开眼睛,打趣道:“外界都传,为见美人,博上千金万金都可。江无肆,今日本公子可给足了你面子的。”

    肆娘收回手,只笑道:“武公子只要肯来,就是肆娘的荣幸了。要是能够再带个人头来,那就更好了。”

    江无肆,云宫地营杀手之一,擅于用美人计,杀人于无形之中。

    楼西月还待在地营的时候,她曾在江无肆陷入绝境之时,救过江无肆一命。

    说起来,楼西月又想起自己前世中二时期干过的一些事情。

    那时候,她最爱“捡尸”!

    但凡是在外做任务时,遇见了因为任务失败而陷入绝境、或者重伤垂死的同宫杀手,她都会救人。

    以一恩胁一恩。

    她当时的想法是:反正我就救你了!你要是不还我恩情,那就是无情无义又无心。我要是揍你,也是理所当然的!

    中二时期救过好几个云宫外出做任务差点儿失败的杀手,楼西月现在手里握着好几个恩情呢,等着慢慢被偿还。

    “要是外界人知道了艳名远播的肆娘,最期待别人拿着个血淋淋的人头来见她,岂不得被吓死?”楼西月轻笑着,摇了摇头。

    楼西月伸手,轻轻勾过江无肆的脸颊,将风流俏公子的姿态做得十足十的,笑道:“他们呀,大概永远也得不到美人你的欢心了。”

    江无肆掩嘴轻笑,眼中风情万种,眨了眨眼,道:“肆娘,唯公子一人便可。”

    很快,楼西月便收回了手,转了话题:“把云阁中最近积累起来的任务都收集起来,给我看看吧。”

    “最近明城即将召开武林大会,正是清任务的好时候。”楼西月轻声道。

    江无肆很快从里屋取了一本册子出来,递给了楼西月,解释道:“册子上划圈的几个任务目标,都是最近云阁眼线在明城发现过踪迹的人。”

    “另外,册子上划线的任务目标,被其他势力给保护着。”

    楼西月垂眸,看着册子上的任务,脑袋里的记忆很快复苏了更多。

    册子上那些人名,开始同前世记忆中的脸给统一起来了。

    随即,楼西月让江无肆取了笔来,在册子上比划着,吩咐道:“这个人,最喜欢去热闹的地方,等到武林大会那一日,去会场找他吧。”

    “这个人,住在明城祟祥客栈的,鬼鬼祟祟的,你派个黄营杀手去解决就好。”

    “另外……”

    楼西月因为有前世的经验,很快就有条不紊的安排起来。

    江无肆听着,虽然心里觉得惊奇,但她明白楼西月能够在短短的时间走到天营第七的位置上去,必定有其特别之处的。

    楼西月吩咐着,目光继续下移,落到了最新那个任务上,眉头微蹙,随即指了指那个任务,问道:“云宫什么时候还做起了找人的任务了?”

    江无肆垂眸看了一眼那个任务,解释道:“这个任务,是从最上边儿吩咐下来的。”

    最上边儿?

    楼西月神色微凝,目光再次落到那个任务上。

    这个找人的任务,是为了找她的。

    或者说,是为了找楼家丢失多年的嫡女。

    楼西月仔细回想着前世,自己究竟有没有看到过这个任务,最后发现自己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但是,云宫向来只接杀人的任务,这个任务这么明显,若是她见过,肯定会有印象的。

    她没见过这个任务,只能够说明有人解决了这个任务,或者是求这个任务的一方出了事情,再无担保。

    最近一段时间里,在前世,只有楼玉衡在这明城出了事。

    楼西月轻吁了口气,心里仍旧有些疑惑。

    这个任务从上边儿来,那就只有那位云宫宫主才能够直接下达这个任务的。

    总不可能,楼玉衡就是那位云宫宫主吧?

    这个有些可笑的想法,从楼西月脑子里过了一遍。

    也就是说,楼玉衡曾经接触过云宫宫主,或者是云宫宫主故意接触过楼玉衡。

    太麻烦啦!

    楼西月心里一闷,她最不喜欢动脑子,能靠武力解决的事情,就用武力解决不就好了嘛。

    但是,她现在又不太可能跑回云雾山去,把云宫宫主给揍上一顿,威逼他说出要下达这个的原因呀。

    压下心中的疑惑,楼西月轻挑了眉头,兴味道:“有趣得很,我在来的路上正好有了这个任务的一些线索。”

    江无肆抬眸望着楼西月,眼中带着惊讶道:“这么巧合的吗?”

    楼西月把玩着手里那块金子,定定道:“就是这么巧合!”

    不管巧不巧合,她知道自己在哪里,不就是个线索了吗?

    楼西月一指那个任务,问道:“这任务的线索,是要提供给谁的?应该……不太可能是咱们主上吧?”

    江无肆闻言,翻了翻另一本册子,找到了联系的方式,迟疑道:“这个方式,应该不是直接提供给主上的。”

    如果是直接交给主上的线索,不必像册子上所写的那么麻烦,还需要让人约定好交接线索的时间与地点。

    “那就行了。”楼西月拍板道,“让想找人的那个人来领线索吧,到时候你安排一下。”

    这个人,是楼玉衡还好,如果不是楼玉衡的话,那就是前世设计导致楼玉衡差点儿重伤垂死的幕后真凶。

    敢欺负楼家的人,看她不把这人打残!

    “另外,如果有解决不了的任务,就来找我。这一个月,我都会待在明城的。”楼西月对江无肆解释道。

    江无肆轻声应道,随即走出了房间,去安排人去清扫那些任务目标。

    至于楼西月,则是在飘云阁住下了。

    这几日,临近武林大会的召开,越来越多的江湖人士聚集在明城之中。

    有的人,因江无肆的美名前来飘云阁,却被遗憾的告知,肆娘暂时不接客。

    不仅如此,当楼西月夜夜留宿于江无肆房间里时,外界的风声越传越开来。以至于到了最后,艳名满天下的肆娘被一个小白脸给收了,已经是众所周知了。

    飘云阁中,江无肆看着姿态随意的楼西月,轻声问道:“需要我对外处理一下吗?”

    “不用。这些人夜夜探飘云阁,一是为了不甘心,二则是想着能不能意外偷你个香什么的,都不是些个正人君子……”

    前几日夜里,楼西月外出揍人时,还窥到了其中一人的面容,扯掉了那人的面巾。

    结果,那人竟然是武林中一派掌门,在江湖上还鼎鼎有名着呢,一个中年美大叔。

    不过,这人有妻有女,外界还传他跟他妻子琴瑟和谐,夫妻恩爱,是一对神仙眷侣。

    结果,没想到背地里竟然是这种人。

    当时揍了那美大叔时,楼西月回来还嚷嚷道:“那人的女儿可以喊我喊姐姐了,没想到那老不羞的,还想来偷你香……”

    至于楼西月是不是故意扯下那人面巾了,江无肆就不知道了。她只知道,这几日暗地里疯传的留言里,就有那位掌门偷香不成反被暴露了的消息。

    这位掌门的夫人,据说大发雷霆着,他他只好连忙赶了回去,去哄着自家夫人。

    楼西月说着说着,抬眸看了一眼江无肆,又往外探了一眼,促狭道:“不过,肆娘的护花使者中,还是有正人君子的嘛。”

    窗外,对面街道尽头,立着个人,容貌颇为清秀,身形修长,宽肩窄腰,一看便是常年练武之辈。

    江无肆同样往那方向看了一眼,神情间有些复杂。

    自从明城中传出有人频频来飘云阁意图偷香的消息之后,那人便已经在此守了好几个夜晚了。

    他就静静地守着,也不靠近,也不同江无肆说话。等见了意图靠近飘云阁的贼子时,他就上前驱逐。

    “那是个好人……”

    良久之后,江无肆才轻声道。

    楼西月笑了声,觉得有趣,问道:“那肆娘你怎么不邀请他进来坐坐呢?”

    江无肆听到楼西月的打趣,嗔了楼西月一眼,要不是楼西月一直霸占着她房间,待在她房间不离开,她会不行动吗?

    再者……

    以为她没行动吗?她行动了!

    可是,那人固执得很,像块硬邦邦的石头一样,非要说什么“江姑娘,等我凑够了银两,便带你离开”之类的话。

    一夜贪欢不好吗?

    江无肆一想到这里,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里觉得这个人有些可笑又无趣极了。

    她才不会对这样的人感兴趣嘞。

    况且,一日为云宫杀手,终生便为云宫杀手。她又何必拉这个固执的好人下水呢?

    江无肆想着,又将目光落到面前笑得肆意的楼西月身上,伸手拉了她一把,没好气道:“夜深了,肆娘服侍公子歇息着。”

    等到房间灯都熄了,街道尽头那人抬眸看了一眼,依旧固执的守在那里,不动不弹,任凭寒风凛冽。

 

重生后大佬气质遮不住了: 6.第六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