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不平事  作者:外乡人
    第二章

    王大姑娘大名王熙凤,小名凤哥儿。就是江湖传言里即将辣手催花占领荣国府C位的琏二.奶奶凤姐儿。

    其亲姑姑是荣国府的二太太,所以这位自小就经常跑到荣国府小住。不但与亲表姐表哥亲近熟络,与贾家的其他人也都极为相熟。

    前儿还听说这位就要跟贾家子弟议亲了...想到宁国府的贾蓉,荣国府的贾琏,绯歌对着王熙凤笑得更甜了。

    “好个懒丫头,站着也能睡着。”王熙凤可不知道面前的绯歌在想什么,脚步轻快的走上前,笑着伸手点点绯歌。似是在与绯歌说话,实际上也是用这个时间差告诉里面的人,她来了。

    “哎呀,这都让姑娘发现了,那婢子下次只能睁着眼睛睡啦。”笑嘻嘻的接了这么一句,绯歌便伸手掀开身后的帘子。

    王熙凤没想到绯歌会这样说,一边指着绯歌笑,一边顺着绯歌打开的帘子往屋里走。

    一帘之隔就是两个世界,绯歌见少女笑语嫣然,心里不是没有触动的。

    只是这样的日子,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已经渐渐习惯了。

    不习惯又能咋整?

    难道跳出来说自己就是被人调包的东莪?

    呵呵,怕是前脚跳出来,后脚连‘习惯’的日子都没了。

    内心疯狂吐槽的绯歌用她前世最喜欢的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明媚而忧伤。

    今天的太阳仍然炙热......

    既然有人主动为她负重前行,那她还是阳光灿烂的好好猫着吧。

    荣国府也挺好哒~

    帘外的吐槽少女还在脑子里各种刷屏,几场爱恨情仇下来,自娱自乐,玩得还挺嗨。

    帘内的元春隔帘知道王熙凤来了,轻轻吐出一口气,笑着请吕嬷嬷下去休息,让她们表姐妹说点贴己话。

    选秀制度才刚刚兴起没几年,再加上元春这身份还够不上选秀的边。她现在不过是学些宫里的规矩行事,多知晓一些宫里的事罢了。

    说话间凤姐儿便走了进来,一进来就笑着对吕嬷嬷浅浅的福了福身,“您老辛苦了,让人往您老屋里送了我家糟的鹅掌鸭信,您老尝尝是不是您时常惦记的那个味。”

    话毕绕过吕嬷嬷,几步走到元春跟前拉着元春的手亲近的说笑。

    王大姑娘虽然还未长开,但无论是容貌和心机都不是长相雍容端庄的贾家元春可比。

    后者有正妻之姿,却无宠妃之态。而前者...吕嬷嬷看了一眼小小年纪,容貌便已经明艳,姿容不俗的王大姑娘垂下眼眸走了出去。

    吕嬷嬷也算是阅人无数了,她一眼就能看穿凤姐儿的本质,心中也更明白想要在宫里生存,心机,手段,悟性都不及心狠手辣来的合适。

    当今将将弱冠之年,有心思的少女不计其数。只是,想到凤姐儿的身份和荣国府的老太太,吕嬷嬷心下摇头,这位王大姑娘怕是没那个福气了。

    “嬷嬷慢走。”

    吕嬷嬷脚下顿了顿,转头看向刚刚放下门帘的绯歌,眉头又微微皱了皱。

    这小丫头眉眼间竟像极了当年那位被逼殉葬的大妃。

    吕嬷嬷想到这里,一双眼睛不由再次打量绯歌,绯歌转头朝吕嬷嬷笑得眉眼弯弯,娇憨又调皮。

    吕嬷嬷:......

    这一身欢脱劲还有周身的气派...荣国府到是个养人的好地方。

    就是白瞎这副好容貌了。

    是不是白瞎了,绯歌这会儿是一点没放在心上。她长的再好,也不能进宫博前程不是?

    就她这血管里流淌的血液,注定她得平凡着。不然...天雷还不得劈了她?

    她抬头看时辰,心里想的都是花珍珠怎么还不来接班。

    木有错,就是还没改名的袭人。

    绯歌与鸳鸯,袭人,琥珀,素云,紫鹃,麝月,彩霞,翠墨,翠缕,可人,茜雪,金钏,玉钏,一共十四个人,都是一波进的府。

    甭管是家生子还是外面几两银子买来的,都得先进府经由府里的管事嬷嬷调理一回,才能分配到各个院子。

    她们这些人在一起小一年,然后才分到不同的主子名下。

    不过这会儿贾珠刚定亲,元春还未进宫,宝玉也才出生,贾琏和迎春又都养在老太太的荣庆堂,所以除了金钏姐妹和彩霞去了荣禧堂,其他人都留在了老太太院里。

    就在绯歌心心念念花珍珠的时候,花珍珠也跟着元春的大丫头青芸走了过来。

    元春有两个贴身大丫头,一个抱琴,一个青芸。抱琴是家生子,年纪只比元春大了一两岁,加之父母家人都在府里当差,所以已经内定由她跟着元春进宫了。而另一个大丫头青芸年长元春六.七岁,今年十九岁了,已经得了老太□□典,等元春进宫了,便出府嫁人。

    不过此时,青芸仍是元春房里的掌事一姐。

    “青芸姐姐。”绯歌甜甜的唤了一声,又小声说道,“吕嬷嬷回去了,大姑娘正跟王大姑娘说话呢。”

    青芸点头,她刚刚过来的时候已经看到吕嬷嬷了。“姑娘早起时就说想吃枣泥山药糕,你去灶上吩咐人现做了送来。对了,再取一碟子桂花糖蒸新栗粉糕,王大姑娘爱吃那个。”

    “一碟枣泥山药糕,一碟桂花糖蒸新栗粉糕。姐姐可还有旁的吩咐?”绯歌重复了一遍,笑眯眯的问了句。

    青芸想了想,摇头,只叫绯歌快着些。

    “姐姐放心吧,我小跑着过去。不错眼的盯着,一准不叫他们误了时辰。”要吃现做的,哪能那么快。所以她只能保证路上不会耽误时间。“姐姐可有什么想吃的,叫他们一锅弄出来也便宜。”

    “若有今年新磨的菱粉做的糕,捡干净的取一碟也就罢了。”

    “诶,记下啦。”

    乃可真不客气,会吃~

    不过这些个大丫头都是副小姐,姑娘什么待遇,她们就什么待遇,这在荣国府是稀疏平常的事。真觉得不可思议了,那才叫少见多怪呢。

    见青芸没旁的吩咐了,绯歌便抬脚朝着灶房去了。

    老太太院里的三等丫头和粗使丫头婆子媳妇都是公用的,哪个主子都能使唤。

    不但主子能使唤,二等,一等的丫头们也能使唤。

    等熬成二等丫头时,那就不一样了。至于现在...前浪没死在沙滩上,她就有的熬了。

    人不能太好高骛远,在没有伯乐的情况下,绯歌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先成为二等丫头。

    当然了,绯歌对于没有伯乐识货这一点并不遗憾。毕竟她真心不想被人肯定她是做丫头的才料。

    这还真是个让人纠结,又不值得高兴的事~

    ╮(╯▽╰)╭

 

红楼之不平事: 2.第 2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