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多拉围城记  作者:田可心
    童妍对莫循的估计一点没错。

    这天莫循特意大老远赶来接她下班,他们俩刚见面的时候其实氛围蛮好的,毕竟莫循是为关心童妍而来,童妍并非不识好歹,还是领情的。

    但她领情却不愿欠情,于是作为回报,就在旁边最高大上的商场里找了家不错的餐厅请莫循吃晚饭。

    嗯……隐隐有一种中计的感觉,但……算了,就这样吧。

    然后自然而然地,他们俩从女律师被杀案就聊到了童妍在所里这一个多月所见的桩桩件件自带八卦属性的案子,比如早上刚发生的那起。

    说完之后,她就后悔了。

    真该抽自己一嘴巴,怎么这么不长记性呐?又因为忘情而多嘴了。

    这不?又一言不合了呗!

    莫循的反应是:“你们律师不对,人家才刚来咨询呢,他又没调查,怎么就能断定是对方老公的问题?说不定确实就是小三儿的问题呢?是律师这样的陌生人、外人更了解人家老公,还是人家自己更了解结发丈夫?”

    童妍噎住:“……你这不是抬杠嘛……”

    “我怎么抬杠了?”莫循很认真,“就算你们律师之前见过一千桩这样的离婚案,都是那种状况,那也不代表这桩就也是啊,他这么刚愎武断,换我是客户也得着急上火!”

    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童妍一下子觉得没意思起来。

    其实他说的真没错,可这又不是学术座谈会,朋友聊天不是这样聊的好吗……

    当然,话又说回来,如果两个人特别对脾气,那怎么样都能聊得开心,他说理论上那位夫人说的确实有可能是真的,她就答这倒也是啊,这世上狗血的例外多了去了,也不是没见过,就算是那样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但前提是——两个人对脾气。他得是一种饶有兴味轻松调侃的语气,而不是这样严肃挑刺硬邦邦对抗的态度。

    难道她就不知道理论上是那样吗?用得着他来给她上课?

    童妍故意看手机表示已经心不在焉,一眼就精准地瞄到微博上有个大V发了简短的一句,估计也是为泄愤而来:“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低情商就是好为人师。”

    她暗暗喝彩,用力点了赞,才好歹舒服了点,得以将火气往肚子里窝了窝,劝自己冷静。

    说到底她和莫循什么关系呀?她不就是为了少生气才坚决不肯接受他当男朋友的吗,当他是与己无关的路人甲就好了嘛,何必与他计较。

    于是她举手退让:“Ok不说这个了。”

    莫循谈兴正浓,被童妍这么一堵,顿时就觉得憋屈不尽兴。他脑子里热烘烘的,一溜引经据典逻辑分析科学论证正滔滔不绝源源不断地涌向嘴边,冲动太强烈了,实在是不吐不快啊!

    于是他拼着硬顶上童妍的黑脸,还是把要说的话都说了出来——不对,并没有“都”说了出来,他已经非常克制地做了很多精简,十分之忍痛割爱了,都是为了她啊!

    而他这番极其委曲求全忍辱负重的慷慨激昂,换来的是两个人后半段的相对无言。

    饶是如此,当好不容易把童妍送到她住处的楼下时,他还是提出了那个请求:“我今晚能住这儿吗?挺晚了,回学校有点远……”

    童妍震惊地看着他。

    他看着她这个眼神,心里一下子燃起了熊熊的希冀——她会答应的吧?她肯定很感动吧?我刚才可能是让她有点不高兴,但男人这么有智慧怎么也不会是减分嘛,而且我这么努力地挽回,她肯定都明白的!

    童妍:……我都快窒息了好吗?要不是教养太好太懂礼貌我早就开口赶人了啊大哥!

    莫循眼睁睁看她深呼吸了一口,挤出一个皮笑肉不笑:“不,可,以!你请回吧,来不及的话打车,来,我帮你叫网约车,回头你让师傅把单子发给我就好,我来付钱。”

    莫循急了,还想争取,童妍警告地竖起一根食指:“莫循,你知道我的底线,今天我室友在,而且工作日,我很忙,很累,晚上只想休息,只想一个人,独处,所以——绝对不约!你要是不能遵守咱们约定好的规则,那么抱歉,我们只好脱离一切关系,包括普通朋友,也没得做了。”

    打发走了那个空有一副好皮囊人却实在讨厌的莫循,童妍才觉得这漫长的一天终于结束了!

    她疲惫地上楼进屋,却根本不敢直接躺下,怕自己就此犯懒起不来。她跟室友打打闹闹地闲聊了几句,趁着这精神头赶紧去洗澡,然后敷好面膜,才美美地回房间打开电脑。

    简桐似乎还是习惯用QQ与她联络,看她上线,立刻跳出来打招呼:“这是刚下班回来?”

    童妍还在仔细地尽量将面膜与面部完全贴合,一边看着这句话一边想起她有一次问过他为啥不怎么用微信,他答:“QQ直观啊,你一上线我就收到提示,知道你在,微信你未必在看着,问‘在吗’又很烦不是?”

    无论平常如何肆无忌惮地开玩笑,童妍知道他是个温柔的人——被欺负的气质不就是这样?所以她一直戏称他们俩是相爱相杀,杀起来很铁血,爱起来也很缠绵,比如他这句“你一上线我就收到提示”,貌似什么都没说,却又什么都说尽了。

    给人一种,我一直在等你,关注你,挂念你,的感觉。

    童妍想要微笑,顾念着面膜又给摁了回去,坐下来给他回复:“没这么晚,在外面吃了饭回来,又洗洗涮涮弄了一会儿。”

    JT:“哦,我听说律师都特别忙,经常要通宵,还以为你已经开始这样了呢。”

    童言:“还没到那地步,我们实习生主要还在受培训阶段,很多事情上不了手,想帮忙也帮不上,没必要让我们熬夜看着。”

    JT:“那等你到了那个阶段,就没空欺负我了吧,可能到时候就我欺负你你都没空还嘴了,我这么多年的大仇终于要得报了(哈哈)(呼呼)(呵呵)(嘿嘿)”

    童妍看到这句话,突然想起进所一个多月里听到的种种八卦里,很大一块主题就是干这行太辛苦、身体受不了。

    此前同事间关于婚恋的那场讨论,其实并没有止于童妍身为美女不愁嫁这一点上,还有后文呢。

    前辈说:“童妍这样的虽然到三十多岁想结婚也是分分钟,问题是生孩子不等人啊!你看咱们所的律师,就算不是高龄产妇的,哪个不是怀孕生娃都很辛苦?有孕吐到喉咙出血、一直吐到生的,有孕期各种高,得住院保胎一足月就剖的,还有催了产生两三天生不下来、顺转剖受好几茬罪的,传说中那种健身到生、生完就立刻恢复原状的好事从来没见过。哎,刚进所的时候一个个活蹦乱跳,这么苦拼硬熬七八年,多好的身体也毁得差不多了……”

    童妍收回心神,给简桐回复:“不,可能更需要欺负你了,解压呀!”

    JT:“(衰)(跌倒)(恐惧)(抓狂)”

    童言:“而且我们很多时候熬夜其实也就是等着,比如一个项目组开会,客户那边出一个人,审计那边出一个人,中介那边出一个人,然后就是我们这边,所以得就着每个人的时间,熬夜往往都是在等其中一个人,这人到后半夜才有空,你就得等着,要是赶上跟国外开会那就更不用说了。”

    JT:“……行吧,意思是我得随时做好陪干等时挨欺负供解闷的准备呗?”

    童妍忍不住了,扑哧一声笑出来,只觉得心花怒放。

    她想了想,叹了口气,给蒙欣欣发微信:“要是莫循跟简桐能灵魂互换一下就好了,我真想要莫循的□□加简桐的内核呀!”

    其实她真的好想说得更具体一点:莫循在床上明明跟她那么合拍的啊!该服务的时候简直是讨好型人格,该强势的时候分分钟能让她代入被强取豪夺的身不由己柔弱女主文,各种性幻想都能得到最充分的满足啊啊啊!两个人不用交谈,一个眼神,一个表情,甚至只是一声呻-吟,都能让对方心领神会,是继续还是变换,换成什么,是重一点还是轻一点,是快一点还是慢一点,全都恰到好处,简直就是灵魂伴侣的节奏!要是床上的合拍能分一点到日常该多好?床上其实不用这么合拍的,因为没这么好也够好了,现在好到超过了,容易让人上瘾,并不是什么好事啊。

    可惜莫循跟她的那层关系谁也不知道,哪怕是亲密如蒙欣欣,她都严格守口如瓶,这些实在是不能说。

    蒙欣欣迅速回复:“!!!女人啊,贪心,太贪心!”

    童妍意不能平:“真的,莫循这人外形可口,性格实在太讨人嫌了!简桐吧……唉,真让人内心柔软,可他的身体……我实在太无感了,怎么想象都亲不下嘴啊……”

    蒙欣欣:“我能理解你的纠结……(鄙视)”

    其实童妍也不知道蒙欣欣到底是不是真能理解这个,反正莫循对于蒙欣欣而言是自带偶像光环的,她觉得莫循怎样都可以,只要是这个人就可以。

    童妍觉得说到底还是因为蒙欣欣跟莫循其实并不熟,要真把莫循发给她,作为跟童妍这么要好的姐妹,跟童妍在性格上多少有着共同点的她一定也会遭遇到相似的困扰。

    大体来说就是,两个本身合不来的人,凭借着多巴胺,一次闹矛盾可以及时停战,两次看不惯可以生生憋回去,第三第四第五次……就不一定了。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啊!

    童妍和莫循第一次、也是迄今为止最厉害的一次吵架,发生在大一的平安夜前夕。

    而说起来好笑,起因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而且根本与童妍无关的事。

 

潘多拉围城记: 8.8、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