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她温柔逞凶  作者:优乐北
    “此籍乃林某人浪迹花丛十余年集毕生之功……”韩嘉景越读眉头皱得越紧,最终他忍不住攥着本子朝着林羽头上砸,“什么乱七八糟的。”

    “等会等会景哥!”林羽抱着狗头求饶,一边躲一边叫,“你往后看!往后看!”

    韩嘉景现在是真的信了他的邪,他随手把本子往桌子上一扔,靠在椅子背上,“看个鸡毛,你能写出什么好玩意来?”

    “你别不信!”林羽自己把本子捡起来,随手翻了一页,“虽然不可否认前面有点装逼的成分,但是后面可是干货满满,不信你自己看。”

    借着林羽伸过来的手,韩嘉景随意瞥了一眼。

    想要获得女孩芳心,就先要引起她的注意?

    什么烂点子?

    韩嘉景的眼睛又顺着向下瞥了两行,就看到林羽的狗爬字在本子上歪歪扭扭的写着:

    无时无刻让她关注你,会产生不一样的效果,总有一日她会发现你的好,进而将这种注意力转化为朦胧的好感。

    韩嘉景咬了咬后槽牙,真是狗屁不通,就不该相信林羽。

    林羽的手都抻酸了,他看韩嘉景对他写的东西仍旧没兴趣,这才揣进了怀里,“你可别不听我的,以前四眼望去初中三个级部,谁不知道我林羽花花公子的旗号?”

    在整个班级里,韩嘉景几乎是谁都不理,现在林羽铁了心想和韩嘉景打好关系,自然不会放弃这个好机会,“景哥,下课打篮球去不?”

    看韩嘉景没什么心动迹象,林羽想了想,“女孩子好像更容易对打篮球的男孩子产生好感噢。”

    “……走。”

    等站到操场上,韩嘉景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大太阳,开始后悔。

    他平时也打篮球,但是也不至于说热爱到能为篮球付出生命的地步。看这仍旧毒辣的阳光,韩嘉景就不想打。

    谁让这次过来的目的非常单纯呢,就是为了引起小姑娘们注意才来打篮球。

    可是现在这操场上,除了一个篮球框下还有**在打球,几乎放眼望去看不见人。

    “走吧。”韩嘉景耸了耸肩膀,扭头就要走。

    林羽跟在后边,显得有点茫然,“景哥,不打了啊?”

    “打你个头?这就咱们俩怎么打?还有你带球了吗你就打打打?”

    林羽一拍脑门,“那咱们回去拿上球再来?”

    “好呀。”韩嘉景随后应和,还不等林羽高兴呢,他就一句话泼凉水,“等会你自己下来打吧。”

    林羽顿时委屈成球。

    两人刚转身走了两步,就听见后面一个男的喊,“同学,同学,等等!”

    韩嘉景转头,气喘吁吁跑来的男生他不认识,只是放远视线,那群他认为脑子有泡的人里,赫然有一颗红毛在列。

    “真他妈晦气。”

    上次明明是梁耀救了他和安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韩嘉景却始终看不惯梁耀这个人,是从心底里隐隐生出的敌意。

    要是搁在平常,韩嘉景也不是不识好歹的人,甚至人家还帮了自己一把,又比自己混的开,他肯定不会得罪死,起码凡事留一线。

    可面对梁耀,他是真的没心情虚与委蛇,明明白白的把不待见给放在了脸上。

    “有事?”

    “梁耀想问问你几班的,下次一块打球啊!”男生腼腆笑笑,脸色被晒得通红。

    韩嘉景就是看不惯梁耀这装哔的样子,他扭扭脖子,“他想知道怎么不自己来问?”

    他这么问,男生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那个,你几班啊?是高一新生吧,以前从没在球场见过你。”

    说实话,就算是韩嘉景一脸的伤,男生也能看得出来这个男生长得比较好看,再加上这一脸伤更能说明不是个不惹事儿的主儿。学校里的刺头他们基本都见过,可是面前这个从没见过。

    韩嘉景眼睛越过男生,看向后面的红毛,他突然笑了,“他其实不是想问我几班吧?你就回去和他说,高一十四班倪森静,他就懂了,不信你试试。”

    男生将信将疑,一边往回走还一边看韩嘉景的脸。

    等到他走到梁耀那边,低头和梁耀说了两句话,直到梁耀点头,他才好像松了口气似的,捡着篮球跑去了旁边的长椅上休息。

    韩嘉景看了看身后的篮球场,揣着兜和林羽走远,“接下来不出意外,梁耀就要经常往十四班跑跑了。这两天咱们也往十四班走走。”

    高一高二两个级部混在一起,高一十四班根本就不在他们教室所在的这栋楼上。上次安菱可不是随口说说,而是心思缜密地编了一个距离远风险小的班级。后头想起这件事,韩嘉景可是更佩服安菱。

    也更加坚定了要扒开她的小狐狸尾巴的决心。

 

对她温柔逞凶: 10.第 10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