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对我克制  作者:慕拉
    06

    浴缸的白色泡泡正好淹没在苏栖的锁骨以下,她呆愣地抬头望着忽然进来的傅时津,大脑小小的空白了一下,而后才反应过来。

    刚刚电话扩音,她和瑠夏说的那些话,傅时津不会听到了吧??

    苏栖小心翼翼地试探:“你……”

    傅时津轻应一声:“嗯?”

    “咱们家的房子,隔音效果应该还不错吧?”

    傅时津恍若看穿一切,抿抿唇角:“挺好的。在门外根本听不到你在里面说话。”

    “噢……”

    欸???这话怎么有点奇怪???

    “苏栖。”

    “啊?”

    傅时津很好心地提醒着:“手机。”

    苏栖反应慢了几拍,当明白过来傅时津的意思后,她大喊一声:“我靠——”

    手机掉水里了!!!

    苏栖连忙在浴缸里面捞手机,水流和泡泡随着她的动作不断晃荡。

    等摸到手机拿起来一看,她可怜的手机已经英勇就义。整个手机湿哒哒的滴着水,黑着屏,一看就是无力回天。

    苏栖又气又无语,漂亮的杏眼瞪向傅时津:“都怪你!你进来为什么不出声!!!”

    傅时津顾自走到洗漱台前洗漱,不以为意地反问:“我进我家浴室,还需要先敲门问问我能不能进来?”

    “那你也得先敲门!万一我在洗澡万一我没穿衣服又或者我在上厕所——”

    想到他们早就坦诚相见过了,苏栖就陷入自闭:“算了算了。”

    “需要赔你一个新的么?”

    苏栖一脸郁闷:“不用。”

    “嗯,好。”

    傅时津开始洗漱,最后拿起电动剃须刀刮胡须,每一个动作都优雅地过分。

    苏栖只随意看一眼,却不小心看呆了。

    woc,这个男人为什么连刮胡子都这么帅?

    他是每个角度每个动作都计算好的吗???

    须后水的桉树薄荷清香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弥漫,苏栖直愣愣地坐在浴缸里看着傅时津的每个动作,直到傅时津撇头瞧她,细碎的笑意藏在眼底,几不可查。

    “看什么看这么入迷?”

    “啊?”苏栖慢半拍回神,不自然地清着嗓子,“没看什么,随便看看。”

    傅时津点着头:“是么。”

    他放下剃须刀,临走前,对苏栖说:“这两天会忙,过两天我会陪你回家一趟。”

    “回家?去我家?去我家干嘛?”

    “女婿回国,理应上门拜见岳父。”

    “……噢。”

    “还有,早点去你的小公寓把你行李搬过来。”

    等浴室的门被重新关上,苏栖才反应过来,傅时津怎么知道她在外面的小公寓一个人住!!!

    她爸都不知道她一个人住外面!!!

    跟傅时津结婚以前苏栖都在家住,结婚后,傅时津出国,苏栖就自己住在外面,也没回家。她爸一直以为她是住在这边新房的。

    所以傅时津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知道她住小公寓的?!!

    手机坏了,看不了时间,苏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泡了多久的澡。

    等她围着浴袍走出浴室,傅时津已经不在卧房里。

    楼下好像有声响,苏栖循声下楼,在餐厅见着一个微胖和蔼的中年女人。

    苏栖之前见过她,是傅时津请来负责他们平日饮食起居的佩姨。

    佩姨见到苏栖,毕恭毕敬地打招呼:“太太早上好。”

    苏栖的视线先被桌上琳琅满目的中式早点吸引,肚子一下子就叫了起来。

    她冲佩姨点了点头,马上走到桌边,刚要拿起一根黄金香脆的油条时,佩姨就跟过来说:“太太,先生特意交待过,您在吃早餐前,要先喝一碗白粥。”

    “……先喝粥?”

    那不是光喝粥就喝饱了。

    苏栖瞧一眼旁边小瓷碗里看着香糯的白粥,皱眉别开眼,问佩姨:“先生呢?”

    佩姨:“刚走不久。”

    “出门了?”

    “是的。”

    那正好。

    苏栖拉开餐桌边的椅子坐下,撕着油条慢慢吃,完全忽略了旁边的那碗白粥。

    佩姨欲言又止,想想还是说了句:“太太,先生说您昨晚喝了很多酒,还是先喝点粥暖暖胃比较好。”

    “没事,我没那么娇气。”油条沾得苏栖满手油,她抽过旁边纸巾擦了一下,接着拿起筷子夹炒粉。

    苏栖大概很久没有吃过这么中式的早餐了,平时她都是随便吃点面包喝点咖啡应付一下。

    佩姨:“太太,中午您在家吃吗?”

    苏栖想了一下,说:“不了,我要出门。”

    “那晚上……”

    “晚上也不一定,你不用特意给我准备饭。”

    “但是先生交代过,他晚上会回来吃饭。”

    炒粉实在是太好吃,苏栖沉浸在美味中,随便应了声:“噢,他要回来就回来呗。”

    佩姨:“……”

    -

    FUNLAX总公司。

    作为全国最大的高奢时尚公司,FUNLAX的高奢时装在业内大有名气,近年来旗下拥有的数十个美妆品牌也日益受人追捧。

    两年前公司的重心转移到法国后,傅时津就很少回国内公司。

    如今回来,权利全都移交到他手上,董事会那一群老股东得知后,一早就凑在一块开会。

    会议冗长,但没什么实质性进展。

    顶楼办公室,方特助走进来,朝正在看合同的傅时津说道:“傅总,董事们的会议结束了。”

    傅时津没抬眼皮,只手握钢笔,在合同的右下角刚劲有力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签完了,他才问方特助:“都走完了?”

    “林董没走,他想见你,似乎是为了宇越集团的事。”

    傅时津轻嗤一声:“半个月过去了,宇越还没死心,还要来求情。”

    方特助说:“傅总,宇越集团的事,不少董事都觉得您做的太没道理。傅董事长也问过我……”

    “你把宇越近两年的盈利报告打印出来,每个董事发一份。让他们自己看一看,这几年我们的品牌在宇越手底下到底是盈还是亏。等看完报告,看看他们谁还会为宇越说话。”

    “好的。”方特助应着,要出去做事前,稍微犹豫了一下。

    傅时津看出他有话要说,就问:“怎么?”

    方特助略不好意思地说:“宇越的事,我原来以为傅总您是在为太太出气。”

    傅时津微敛下眸,手指轻轻转动着右手无名指上的婚戒,轻笑一声:“嗯,你以为的没错。”

    那天在派出所,俞微嘲讽苏栖的话,傅时津全都听到了。

    每一个字,都不能够容忍。

    -

    换了新手机,苏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瑠夏叫出来帮她一块搬家。

    这栋小公寓是大学时候苏栖拿她爸给的零用钱买的,她爸苏盛强自南非挖到百年难得一见大钻石之后,人生逆风翻牌,一跃成为身价过亿的钻石大亨,家里除了钱,就只剩下钱。

    而苏栖,也就这样从一个矿工女儿成为苏家千金。

    这剧本,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太特么夸张了。

    嫁了人的苏栖很有身为人.妻的自觉,既然傅时津已经回来,她就该理所当然地搬过去跟他一块住。

    但是小公寓里零七零八的小东西实在太多,她装了好几个行李箱都没装完。

    过来帮忙的瑠夏累了,双手一摊,躺在客厅的羊毛毯上偷懒。

    “你这东西也太多了,我不行了我先休息一下,待会再继续。”

    苏栖从旁边小房间搬出一摞的时尚杂志和设计稿,摆在瑠夏身边,说:“别躺了,快帮我把这些稿子理一下,有些废稿就帮我丢垃圾桶。我还有好多衣服还没理。”

    “唉,你就这么对待昨日的寿星吗?”

    “就算你是今日的寿星我也这么对待你。”苏栖先自己翻一下设计稿,边翻边说:“拜你所赐,早上我醒来看到床上躺着个男人,吓得我差点咬舌自尽。”

    瑠夏嘿嘿笑着坐起来,帮苏栖一起理稿子。

    “你对你老公还真忠贞啊,其实你真睡了小鸭子也没事啊,说不定你老公在法国早就包养小情人了呢。”

    “……他包不包养是他的事,反正我不会做这种事。”

    跟傅时津的这段婚姻,没有感情,也没别的牵扯,苏栖能做的,大概就只有对婚姻保持忠贞了吧(?)

    “栖栖,如果他真在外面包养小情人了怎么办?你难道真的不生气?”

    “不生气,为什么要生气。”

    瑠夏刚想伸出大拇指夸一夸苏栖的大度大气,没想到就听到苏栖说:“我顶多让他失去第三条腿。”

    呃,够狠。

    瑠夏默默收回自己的手。

    她翻翻设计稿,忽然从稿子中间掉出一个红通通的小本本。

    苏栖看到,捡起来,恍然大悟地说:“原来在这啊,怪不得从拿回来那天开始就没见到了。”

    然后她又是随手把小本本往羊毛毯上一丢。

    瑠夏去捡小本本,忍不住吐槽:“连结婚证都乱丢的人,还说什么对婚姻忠贞不二。”

    小本本翻开,瑠夏看着感慨道:“不过还是得实话实说,你老公长的是真帅,这眼睛,这鼻子,简直是鬼斧神工。咦,原来他就比我们大了两岁啊。生日跟我很接近嘛,我1120,他1102,有缘,真是有缘。”

    苏栖听着,随意笑了笑:“对呐,有缘。”

    等等——

    苏栖忽然想到什么,快速从瑠夏手上把结婚证拿过来看。

    11月2日——

    咦,傅时津上回回来那天是十一月几号来着??

 

别对我克制: 6.chapter 06阅读完毕!